SUBSCRIBE

女性健康nyuxingjiankang

女性内分泌调节:黑升麻、圣洁莓

时间:2020-12-29 11:36 阅读:266 来源:朴诺健康研究院

目 录

1.概述

2.引言

3.与年龄相关的激素下降及相关健康问题

4.激素替代疗法——背景

5.用生物同源性HRT推动发展

6.不同激素检测方法的利弊分析

7.植物雌激素与营养支持

8.部分参考文献


1.概述

摘要和速览

  • 研究者长期以来就认识到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的价值,这种疗法使用与人体自然产生的激素具有同质性的激素。在公众和医学界,生物同质性激素疗法的吸引力并未丧失:现在使用激素疗法的妇女中,近三分之一的是用同源性激素进行治疗的。

  • 通过本文,您将学习如何明智地利用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您还将学习如何使用现成的血液检测帮助指导您与合格的医疗机构展开合作治疗。

  • 除了雌激素外,一个彻底的激素恢复计划可能还包括孕酮、脱氢表雄酮、孕烯醇酮甚至是睾酮。饮食和补充植物雌激素为妇女提供了一种不依赖于激素治疗即可获得有限激素支持的方法。

为什么保持女性激素平衡很重要?

平衡的激素水平,包括孕酮、雌激素(雌酮、雌二醇、雌三醇)、脱氢表雄酮、睾酮和孕烯醇酮,对女性健康很重要。不幸的是,女性的激素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绝经后妇女患多种疾病的风险增加,其中包括心血管疾病、老年痴呆症和骨质疏松症。更年期也会经常引起睡眠障碍。

传统的激素替代疗法(即马雌激素和合成孕激素结合治疗)已被证明有严重的不良后果。幸运的是,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HRT)以及植物雌激素等天然替代品,可以为女性提供安全有效的选择,使之提高达到年轻时期的激素水平。

传统激素替代疗法有哪些风险?

  • 乳腺癌

  • 冠心病

  • 中风

  • 血栓

什么是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

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使用的激素与人体自然产生的激素相同。生物同源性激素与常规激素治疗的风险不相关。生物同源性激素可以通过FDA批准药剂获得使用,并可以通过口服、经皮或阴道途径用药。再者,高级配药房可以配制常规制剂无法提供的浓度。

测试激素水平的方法有哪些?

唾液

  • 优点:简单,可在家完成的方法

  • 缺点:含量变化很大,无法检测代谢物

尿液

  • 优点:提供24小时的激素水平图

  • 缺点:方便性差;成本高;激素水平可以人为提高

血液

  • 优点:相对便宜;容易获得;有确定的参考范围

  • 缺点:激素水平变化很大,无法检测代谢物

什么是提高女性激素的自然方法?

植物雌激素。这种雌激素样化合物在许多植物中都有发现,研究最为深入的是异黄酮(来自大豆)和木脂素(来自亚麻籽和其他植物)。植物雌激素可以在体内发挥雌激素样作用,并可能为一些妇女提供激素替代疗法。植物雌激素与降低乳腺癌风险、改善心血管健康、减少更年期症状等益处相关。。

西伯利亚大黄。西伯利亚大黄多年来一直被用于缓解女性激素失调的相关问题。一项临床试验对照结果显示,服用西伯利亚大黄的围绝经期妇女症状改善,没有伴随不良反应。。

黑升麻。黑升麻已成为缓解更年期症状的流行草药。许多临床试验表明,它可以改善潮热、睡眠障碍、性欲低下等症状。

当归。这种中药常被称为“女人参”,因为它可以缓解痛经、更年期症状、疲劳等。

十字花科蔬菜。十字花科蔬菜,如花椰菜和卷心菜,含有益的化合物,可促进健康的雌激素代谢,并可能保护人体免受乳腺癌代谢产物干扰。

其他可以促进女性激素分泌是健康的天然成分,包括甘草根、牡荆、维生素D、鱼油等。


2.引言

到2002年为止,主流医生都会定期开常规激素替代疗法(HRT)来缓解更年期症状。传统的激素替代疗法包括口服结合雌激素(从怀孕母马的尿液中提取)和合成孕激素(激活孕酮受体的化合物),如醋酸甲羟孕酮(NAMS 2017)。然而,2002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妇女健康提倡协会(WHI)研究确定了传统口服激素替代疗法的相关重大风险:

  • 乳腺癌风险增加26%,

  • 冠心病风险增加29%,

  • 41%的中风风险增加,

  • 以及与未治疗组相比,血栓风险增加一倍。

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风险大多归因于WHI研究中使用的合成黄体酮醋酸甲羟孕酮(Stanczyk 2015)。随着对传统口服激素替代疗法相关风险的认识的普及,许多妇女开始关注激素替代疗法。在美国,传统激素替代疗法的使用急剧下降(Schonberg 2005)。2003年50岁以上女性乳腺癌发病率的急剧下降与传统HRT的使用减少相关(Ravdin 2007)。

Life Extension对WHI研究的结果并不感到惊讶。研究中使用的马雌激素和合成孕激素在化学结构上与女性体内产生的天然激素不同(Samaras 2014)。许多研究表明,合成的孕激素甲孕酮醋酸酯会对健康造成一些危害,包括增加患乳腺癌、中风和认知功能障碍的风险(Stanczyk 2015)。Life Extension长期以来就认识到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的价值,这种疗法使用与人体内自然产生的激素具有同源性的激素(Moskowitz 2006;Whelan 2011)。

与传统HRT相比,生物同源性HRT可能具有更少的副作用。与传统HRT中使用的口服马雌激素相比,局部使用生物同源性雌激素似乎会造成更少的血栓风险和可能的心血管总体风险(L'Hermite 2017)。这在一项大型病例对照研究中得到了证实,与对照组相比,单独口服马雌激素(不与合成孕激素联合使用)导致静脉血栓的风险增加约50%。当马雌激素与合成孕激素联合使用时,风险比对照组增加了约90%(Vinogradova 2019)。此外,生物同源性孕酮,不像最广泛使用的合成孕酮,不会增加心血管或乳腺癌的风险(Holtorf 2009)。事实上,在公众和医学界,生物同质性激素疗法的吸引力并未丧失:现在使用激素疗法的妇女中,近三分之一的是用同源性激素进行治疗的(Gass 2015)。

许多FDA批准的商业制剂目前使用的是生物同源性激素,这有助于具在传统观念的医生中推广生物同源性HRT。FDA批准的生物同源性激素制剂清单见表1。

此外,补充科学研究的草药,如当归(Angelica sinensis)和甘草(Glycyrrhiza glabra),可以进一步促进女性激素的健康代谢,并为生物同源性HRT的作用进行补充。

通过本文,您将学习如何明智地利用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疗法。您还将学习如何使用现成的血液检测帮助指导您与合格的医疗机构展开合作治疗。


3.与年龄相关的激素下降及相关健康问题

在绝经后女性性激素水平显著下降时,与绝经前妇女相比,老年妇女患心脏病、骨质疏松症、阿尔茨海默病和老年痴呆症的风险增加。

心脏病是美国妇女死亡的主要原因(CDC 2017),绝经后女性冠心病发病率急剧上升(Tandon 2010;Clearfield 2004)。与绝经前妇女相比,绝经后妇女血压更高,低密度脂蛋白(LDL)胆固醇、总胆固醇、甘油三酯和同型半胱氨酸,以及慢性炎症和代谢紊乱的标志物的水平更高,(Saha 2013;Fonseca 2017;Lee 2009)。此外,绝经后高密度脂蛋白(HDL)胆固醇水平显著下降(Saha 2013;Fonseca 2017)。雌激素活性对于维持血管内皮的完整性至关重要,而血管内皮是动脉粥样硬化发生的地方(Arnal 2009)。HRT可能会对抗这些变化。在一项临床试验中,75名绝经前后妇女接受使用或不使用黄体酮的生物同源性雌激素的复合经皮(局部)给药治疗,在36个月内心血管风险和炎症标志物均得到改善(Stephenson 2013)。

更年期和围绝经期与骨质疏松有关,并可能导致骨质疏松症和骨折风险增加。雌激素信号不足会导致促炎细胞因子的增加,从而扰乱骨形成和骨分解之间的平衡,并导致骨质疏松(Pietschmann 2016;Weitzmann 2006)。

激素缺失也与神经元变性以及痴呆、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的风险增加有关(Deypere 2016;Blair 2015;Rocca 2008)。雌激素刺激毒性蛋白β淀粉样蛋白的降解,导致阿尔茨海默病(Liang 2010)。孕烯醇酮和脱氢表雄酮(DHEA)都是神经保护性激素,其缺乏也与阿尔茨海默病相关的记忆问题和脑细胞死亡相关(Vallee 2016;Yao 2002)。这两种激素似乎在调节与学习记忆、压力、情绪和动机相关的神经递质系统方面起着重要作用(Maayan 2008;Zaluska 2009;Vallée 2001;Zheng 2009)。

更年期通常会导致睡眠模式紊乱及相关症状,如盗汗(Jehan 2015)。重要的是,睡眠紊乱与更年期妇女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相关。一项研究表明,更年期女性睡眠障碍与动脉僵硬(僵硬的动脉不太健康)有关(周2017)。一项观察性队列研究的证据表明,生物同源性HRT可以减少绝经后妇女的睡眠障碍,但这仍需要更多研究(Ruiz 2014)。


4.激素替代疗法——背景

激素替代疗法的基本原理为,随着年龄增长而流失的替代激素可能有助于防止激素水平下降。尽管这一历史上促进了传统HRT出现的基本前提在理论上是正确的,但我们现在知道,最佳激素恢复要细微复杂得多。

所有的甾体激素都是从胆固醇代谢级联而来的。级联反应中的第一种激素是孕烯醇酮,它随后可以转化为所有其他固醇类激素,包括脱氢表雄酮、孕酮、睾酮和各种形式的雌激素(Hu 2010)。这些激素是相互关联的,但每种激素都有其独特的生理功能。生物学上健全的激素治疗应旨在协调不断发生在全身激素信号环境的生理反应。

传统HRT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与女性身体产生的内源性雌激素相比,共轭马雌激素(CEE)在身体某些部位能够刺激产生更明显的雌激素信号,并可能导致不良后果(L'Hermite 2017)。CEE是从怀孕母马的尿液中获得的(Bhavnani 2003),通常与合成的孕酮(一种刺激孕激素信号的化学物质)结合使用。然而,CEE和化学合成的孕激素不能复制女性体内各种激素及其代谢物刺激形成的复杂信号网络。

传统HRT的另一个问题是CEE制剂含有其他激素,如雄激素和孕激素,这与人类自然产生的激素不同(Notelovitz 2006)。此外,由于CEE中雌激素的形式和比例不同于体内的雌激素,其使用可能导致激素代谢物的量与通过内源激素代谢产生的量不同且不相称(Bhavnani 1998)。口服马雌激素引起的这种激素代谢不一致的一个表现是增加凝血风险,这已经是CEE众所周知的副作用(L'Hermite 2017)。

黄体酮

在健康的育龄妇女中,孕酮和雌激素在月经周期中处于动态平衡状态。孕酮在排卵、着床、妊娠、乳房发育和发挥功能过程中具有独特而重要的功能(Ismail 2003; Al-Asmakh 2007),正如其在大脑发挥的重要功能一样(Mani 2012)。

黄体酮在缓解更年期症状方面起主要作用。一些研究报告称,与合成孕激素醋酸甲羟孕酮的女性相比,使用黄体酮的女性更年期症状相似或有更大程度的缓解,生活质量改善,与雌激素治疗相关的副作用也更少(Hargrove 1989;Montplaisir 2001;Ryan 2001;Lindenfeld 2002)。在一项研究中,与服用合成孕酮的人相比,服用黄体酮的人睡眠问题的症状评分降低了30%,焦虑症的症状评分降低了50%以上,抑郁症的症状评分降低了60%,认知障碍的症状评分降低了40%,性功能改善了30%。此外,80%使用生物同源性黄体酮的妇女对她们的激素治疗总体感到满意(Fitzpatrick 2000)。

黄体酮已经被证明比合成的孕酮更加安全。某些合成孕激素(黄体酮除外)被发现会使口服雌激素疗法对血栓风险的负面影响更加严重(Binkowska 2014;Scarabin 2014)。在一项大型病例对照研究中发现,结合使用马雌激素和合成孕激素甲羟孕酮醋酸酯会使静脉血栓的形成风险提高一倍以上(Vinogradova 2019)。黄体酮在绝经后妇女的心血管安全性中已经得到证实(2015年以前)。在一项研究中,孕酮增强了雌激素对心肌血流的积极作用:当加入雌激素疗法时,孕酮显著改善了有心脏病发作或冠心病病史的妇女在跑步机上运动时的冠状动脉血流,但合成的孕酮则没有此效果(Rosano 2000)。

黄体酮在调节认知功能、社会行为和情绪方面发挥作用,并在神经系统中显示出神经保护和抗炎作用(Giatti 2016;Arbo 2016)。由于一些孕酮代谢物具有抗焦虑的作用,人们认为孕酮的缺乏可能导致绝经早期焦虑和情绪紊乱的发生率增加(Torizuka 2000)。

  • 雌激素

  • 雌激素有很多种天然形式。人类的主要雌激素是雌酮、雌二醇和雌三醇(Taioli 2010;Samavat 2015)。雌激素在生殖期由卵巢产生,在人的一生中也由肾上腺和其他组织产生少量雌激素。绝经后,雌激素的非卵巢来源变得更加重要(Rettberg 2014;Simpson 2003)。

  • 雌二醇是非怀孕和育龄女性体内最有效的形式,其主要帮助卵巢周期性地释放卵子(排卵)(Barbieri 2014;Chai 2014)。雌二醇对心脏、骨骼、大脑和结肠具有有益功能(Cui 2013)。雌二醇水平的波动和总体水平下降会导致绝经前后常见的症状,如潮热、情绪波动和阴道萎缩(Freedman 2014;Finch 2014),绝经后雌二醇耗尽会影响全身组织,并导致一系列疾病风险和虚弱(Dalal 2015;Nedergaard 2013年)。雌酮是绝经后妇女的主要雌激素;由脂肪组织产生(沃顿2012)。雌三醇是一种相对较弱的雌激素,因为它由胎盘分泌,所以雌三醇是怀孕期间的主要雌激素(Liang 2013;Ali 2017)。

  • 雌激素的三种主要类型可以转化为许多代谢物。例如,雌酮可转化为以下代谢物(Ziegler 2015):

  • 2-羟基雌酮

  • 4-羟基雌酮

  • 16-α-羟基雌酮

一些证据表明,雌激素代谢成2-羟基化形式可能有助于绝经后妇女预防乳腺癌(Ziegler 2015;Moore 2016)。然而,在得出关于各种雌激素代谢物之间的比率在乳腺癌风险中的作用的确切结论之前,仍然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雌三醇。雌三醇的雌激素效应比其他形式的雌激素弱。研究表明,雌三醇能有效治疗更年期潮热、盗汗和失眠。此外,一些研究表明,雌三醇可对抗更年期骨质疏松(Ali 2017)。当与雌二醇一起使用时,雌三醇会对抗雌二醇的一些更强的雌激素效应(Holtorf 2009)。在阴道内应用时,雌三醇是治疗更年期泌尿和阴道症状的最佳药物(L'Hermite 2017)。

雌三醇已在一系列慢性疾病的背景下进行了研究。日本研究人员进行了大量的试验,表明雌三醇具有改善血压、血管功能和血脂的作用(Takahashi 2000;Hayashi 2000;Kano 2002;Itoi 2000;Yamanaka 2005)。

新的研究表明雌三醇在治疗多发性硬化症这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方面具有潜在作用,其部分是通过调节免疫功能。这一理论源于观察到妊娠期间和怀孕后不久多发性硬化症的缓解和复发与胎盘分泌雌三醇有关(Ali 2017)。

雌三醇是还没有被FDA批准的商业配方,但可以通过药房获得。

超越雌激素和黄体酮:完整的激素蓝图

除了雌激素和黄体酮外,要着重考虑激素孕烯醇酮、脱氢表雄酮(DHEA)和睾酮的作用。理想的生物同源性HRT包括对所有激素水平下降的综合评估。

DHEA。DHEA是一种由肾上腺、性腺和大脑分泌的类固醇激素(Maninger 2009)。男性和女性的DHEA随年龄而下降(Labrie 2010)。女性在30多岁时通常会达到峰值,之后开始每年减少约2%(Fouany 2013)。绝经后DHEA和DHEA硫酸盐(DHEA-s,DHEA的一种循环形式)水平的降低会影响认知、情绪和性行为(Pluchino 2015),并被认为会导致癌症、胰岛素抵抗、免疫防御能力下降和精神病(Genazzani 2010)。

DHEA已被证明能够影响情绪和神经功能(Dong 2012)、免疫功能(Bauer 2013)、活力和幸福感(Rutkowski 2014)、血管健康(Weiss 2012)、胰岛素抵抗和炎症标志物水平(Weiss 2011)以及肌肉和骨质的维持(Kenny 2010;Weiss 2009)。此外,DHEA被发现能增强性功能,尤其是阴道内DHEA的使用已经证明可作为绝经后外阴阴道萎缩的有效治疗方法(Pluchino 2015;Archer 2015)。

睾酮。和DHEA一样,女性体内的睾酮水平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降低(Schneider 2003)。激素睾酮的丧失会影响性欲、骨骼和肌肉质量、血管舒缩症状、心血管健康、情绪和幸福感(Bain 2007;Simon 2001;Watt 2003;Cameron 2004)。

女性睾酮治疗已被证明可以有利于改善生活质量、改善情绪、注意力集中、增强骨骼健康、改善心血管风险标志物、改善认知功能和治疗外阴阴道萎缩(Braunstein 2002;Davis 2015)。此外,睾酮,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联合雌激素治疗,都被证明在治疗性欲低下和提高女性性满意度方面有所成效(Bolur 2005;Achilli 2017;Cappelletti 2016;Al-Azzawi 2010)。由于DHEA可以转化为睾酮,因此使用DHEA可能获得睾酮的一些益处(Cameron 2004;Labrie 2017)。

孕烯醇酮。与其他一些激素一样,女性30岁出头时,孕烯醇酮的显著减少就开始了(Havlikova 2002)。孕烯醇酮作为甾体激素级联反应的起始激素,主要来源于肾上腺、性腺、大脑和其他组织中的胆固醇。除了作为其他激素的前体,孕烯醇酮似乎对神经功能的调节有直接作用(Vallee 2016;Zheng 2009)。孕烯醇酮对与年龄相关的睡眠和认知变化尤其重要(Mayo 2003),而它的缺乏则与大脑功能减退和痴呆症有关(Mellon 2007)。

激素与癌症风险

尽管有许多因素会影响乳腺癌的风险,但已经明确的是,在一生中,尤其是青春期的早发病,雌激素的高水平以及雌激素暴露的增加与乳腺癌的风险增加相关(Dall 2017)。建立一个适当的激素平衡,并结合易于激素健康代谢的食物和补充剂,可能有助于减轻雌激素促进乳腺癌的特性。

目前的证据表明,虽然马雌激素(CEE)似乎不会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但传统HRT中使用的合成孕激素(主要是醋酸甲羟孕酮)与患乳腺癌风险增加有关(L'Hermite 2017)。根据妇女健康提倡协会,CEE本身并没有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而CEE与醋酸甲羟孕酮联用与患乳腺癌风险增加相关(Chlebowski 2010;Zhao 2014;Shah 2006)。

使用生物同源性黄体酮和雌激素并未发现会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Fournier 2008)。事实上,体外研究表明,孕酮可以减少雌激素引发的细胞增殖(Mohammed 2015)。尽管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明确黄体酮治疗乳腺癌的风险和安全性,但迄今为止的证据表明,它比合成孕酮更安全,尤其是醋酸甲羟孕酮(Asi 2016;2015年之前)。

此外,研究表明睾酮对乳腺组织有抗增殖作用,可对抗雌激素的促癌作用(Glaser 2015)。在一项研究中,乳腺癌女性患者唾液睾酮水平低于无癌女性(Dimitrakakis 2010)。在另一项研究中,绝经后的激素替代疗法(包括雌激素、孕激素和睾酮)与乳腺癌的发生率显著低于未用睾酮激素替代疗法的历史数据预期值(Dimitrakakis 2004)。


5.用生物同源性HRT推动发展

为提供生物同源性HRT优越性的证据,一位著名的HRT研究人员宣称:“生理数据和临床结果表明,生物同源性激素与较低的风险相关,包括乳腺癌和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而且比动物衍生的[非生物同源性的]同类激素更为有效。除非发现相悖的证据,生物同源性激素仍然是HRT的首选方法”(Holtorf 2009)。

妇女在开始任何HRT之前都应该咨询医生,特别是如果其正处于发展为激素反应性乳腺癌或子宫内膜癌的高风险期。在某些情况下,处方医生可能希望定期监测激素水平,以确保达到安全和适当的水平(Sood 2011)。

给药和给药方法

生物同源性激素制剂可以作为FDA批准的制剂(表1)或从处方药房获得。

生物同源性激素,有各种各样的制剂和给药方式。例如,雌二醇可用于FDA批准的口服片、局部凝胶、贴片和乳膏以及阴道环和栓剂。生物同源性的微粉化黄体酮可作为FDA批准的口服药片或阴道凝胶(Files 2011;Santoro 2016)。目前还没有批准同时含有生物同源性的雌二醇和孕酮的制剂。目前没有FDA批准提供生物同源性雌三醇的配方(FDA 2017)。一些作者认为,目前的证据表明口服微粉化黄体酮和局部/经皮雌二醇是实现生物同源性HRT的最佳方法(L'Hermite 2017)。

重要的是,对于生物同源性的雌二醇,非口服途径是首选的。这是因为肝脏会先代谢口服的雌二醇,然后才被身体其他部位吸收。这被称为“首关效应”。此外,口服雌激素(而非局部或阴道雌激素)与血栓风险增加相关(Simon 2012;Binkowska 2014)。另一方面,经皮雌二醇与深静脉血栓形成的风险增加无关(Vinogradova 2019)。口服黄体酮不会增加血栓风险,是一种可接受的生物同源性孕酮传递方法(Binkowska 2014)。

最常见的处方复合生物同源性雌激素配方称为bi-est和tri-est。Bi-est由20%的雌二醇和80%的雌三醇组成,tri-est含有10%的雌二醇,10%的雌酮和80%的雌三醇(Taylor 2001)。可提供经皮给药制剂和经皮给药制剂(2011年和2011年)。尽管一些医生根据其临床经验更倾向于使用bi-est或tri-est配方,但研究尚未证实,含有bi-est或tri-est配方的雌三醇配方与FDA批准的含雌二醇的生物同源性产品相比具有明显优势(FDA 2017)。在某些情况下,有经验的医生会根据症状进行评估,有时还会根据具体女性的需要定制个性化处方。除了雌激素,一个全面的激素恢复计划可能包括孕酮、脱氢表雄酮、孕烯醇酮,甚至可能还有睾酮(Files 2011)。

要获得您所在地区生物同源性HRT的医生的联系信息,请拨打电话1-800-226-2370。

接受任何一种雌激素替代疗法(包括生物同源性疗法)的妇女应参考“乳腺癌”一文,了解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以降低患乳腺癌风险的重要性。

表1. FDA批准的生物同源性激素制剂

如何开复合生物同源性激素的处方

开复合生物同源性激素处方主要基于症状,在一定程度上,还包括血液检测结果。一位有经验的医生会与一位女性密切合作,以确定起始剂量。

复合激素制剂的强度通常以毫克(mg)每毫升(mL)或每立方厘米(cc)表示。一毫升和一立方厘米体积相等。生物同源性雌激素乳膏的典型起始剂量如下:

请注意这是初始处方的一个例子。它代表了绝经后妇女有典型症状时最常用的生物同源性的HRT手迹。一个有开生物同源性激素替代处方经验的医生会根据个人需要定制处方。

接受雌激素替代疗法的女性也应该服用黄体酮(与合成的孕激素药物如Provera不同,后者的分子结构与天然孕酮不同)。黄体酮与雌激素适当平衡有许多益处(Prior 2015;Spark 2012),尤其对更年期相关的睡眠障碍有帮助(Leengkoonsathian 2017年;Caufriez 2011年)。对于口服孕酮,典型剂量为每天100-200 mg,每月服用10-12天;对于经皮黄体酮,典型剂量为每天50-100毫克(Randel 2012;Cobin 2017)。这些剂量可以根据女性的个人生化需要而变化。通常建议,孕酮乳膏每天两次涂抹在身体的不同部位。

与雌激素疗法一样,孕酮的剂量可以根据患者的症状和对治疗的反应进行调整。对于绝经后妇女,复合处方中的局部黄体酮乳膏可以如下写:

围绝经期妇女的处方如下:

复合激素配方通过注射器(无针头)涂抹在皮肤或阴道内,并允许精确的剂量调整。在某些情况下,基线血检可能有助于确定生物同源性激素的剂量。一个在生物同源性激素治疗方面经验丰富的医生可能会想测量睾酮水平,并在需要时开生物同源性睾酮的处方(Davis 2008)。

由于DHEA可在女性体内转化为睾酮,睾酮水平较低的女性可以通过每天服用50 mg的DHEA来提高自己的睾酮水平,这可以作为膳食补充剂(Weiss 2009; Caufriez 2013)。

找到高质量的配制药房

考虑到制备个性化复合产品时难免存在的潜在错误,您所在的药房必须遵守高质量和安全标准。

您可以确保您的配制设施符合高质量和安全标准的一种方法是询问该设施是否经过药物配制认证委员会(PCAB)认证(ACHC 2017)。有关认证机构的更多信息和相关目录,请访问以下链接:https://healthfinder.gov/findservices/organizations/organization.aspxcode =hr3886。

您也可以直接询问您购买药品的药房是否遵守美国药典公约(USP)规定的指南。特别是,美国药典总则第795章确定了与生物同源性激素配制相关的重要标准,配制药房应遵守这些标准,以确保安全和质量(USP 2014)。声誉好的药店一定能够提供他们遵守美国药典指南的明确信息。前面提到的PCAB认证的一个方面是认证机构遵守相关USP指南。


6.不同激素检测方法的利弊分析

关于激素状态的最佳测试方法仍有争论。激素可以在血液、尿液或唾液中进行分析。这些方法各有利弊。

唾液检测

  • 优点:简单,在家收集过程是一个生物可利用激素水平的测量。

  • 缺点:准确性和测试变异性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唾液中的激素水平会随着唾液流速、一天中的时间、激素治疗的时间、进食、刷牙以及牙龈疾病(即使是亚临床的)而变化,而且没有针对激素代谢物的唾液检测(Sood 2011;Larsen 2014)。

唾液检测

  • 优点:简单,生物可利用激素水平的测量是一个在家收集过程。

  • 缺点:准确性和测试变异性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唾液中的激素水平会随着唾液流速、一天中的时间、激素治疗的时间、进食、刷牙以及牙龈疾病(即使是临床症状不明显的)而变化,而且没有针对激素代谢物的唾液检测(Sood 2011;Larsen 2014)。

尿液检测

  • 优点:此方法提供了24小时激素水平图。因为它能捕捉到白天出现的波峰和波谷,所以它不易受时刻波动的影响。24小时尿检可用于评估三种主要雌激素——雌酮、雌二醇、雌三醇以及孕酮、孕烯醇酮、睾酮和脱氢表雄酮。也可用于评估尿液中的羟基雌激素(Larsen 2014)。尿检能很好地提供一个人激素代谢的概况,而这在血液或唾液中是看不到的。

  • 缺点:一些患者认为尿液检测不太方便,24小时全面的尿液检测可能比其他类型的检测更加昂贵(Larsen 2014)。它可以显示出高水平的激素,尽管性激素结合球蛋白(SHBG)所携带的睾酮等激素在血液中含量较低。如果SHBG在血液中的水平较低,睾酮就不能得到充分保存,其游离形式会从肾脏过多排出,因此即使血液中SHBG水平较低,仍会显示出较高的检测水平。

血液检测

  • 优点:此方法已经持续使用了几十年,并且有确定的参考范围。血清检测相对便宜、常规,而且可以通过抽血中心随时获得(Larsen 2014)。

  • 缺点:抽血需要针头。血液检测只提供单点评估,而且由于激素水平在一天中波动很大,参考范围通常很广。虽然雌二醇、雌酮、睾酮和脱氢表雄酮可以被评估,但血液检测对于使用透皮制剂的妇女中评估非妊娠期雌三醇水平的能力有限,因此不建议检测血液中的雌三醇水平。此外,除了睾酮外,这些测试通常测量被测激素的总量(结合的和未结合的),它们没有游离激素水平那么具有临床意义。最后,没有可以利用的血液激素代谢物检测(Larsen 2014)。


7.植物雌激素与营养支持

植物雌激素是在某些植物中发现的与雌激素结构相似的生物活性物质和天然化合物。尽管有几种植物化合物被归类为植物雌激素(Landete 2016),但其中研究最多的是异黄酮和木脂素(Chen 2015)。植物中的植物雌激素基本上是无活性的,但能够被肠道细菌代谢成活性化合物(Vitale 2013;Gencel 2012)。一旦被人体吸收,活化的植物雌激素会在体内产生雌激素样的作用,对某些女性来说,它可能是生物同源性HRT的替代品(Sirotkin 2014;Landete 2016)。

一些支持使用植物雌激素的最好证据来自亚洲,那里的女性更年期症状较轻,不太常见,乳腺癌的发病率低于欧洲和北美。一种解释可能是在亚洲饮食中常见的大豆和其他植物产品中发现有植物雌激素(Aso 2010;Cho 2010;Sarkar 2003)。

植物雌激素与雌激素受体结合,帮助调节雌激素活性(Zitermann 2003;Hajirahimkhan,Dietz 2013;Vitale 2013)。植物性雌激素的雌激素效应各不相同,但相对于雌二醇来说通常较弱;在存在雌二醇的情况下,它们似乎具有抗雌激素作用,因为它们与雌二醇竞争雌激素受体结合位点(Hajirahimkhan,Dietz 2013;Ko 2014)。植物雌激素已被证明可以减少更年期症状,并可能降低一些慢性疾病的风险,包括心血管疾病、骨质疏松症和乳腺癌(Bawa 2010;Cho 2010;Miyake 2009;Vitale 2013;Messina 2014;Mainini 2013)。

有趣的是,植物雌激素似乎优先结合雌激素受体(ER)β,而ERα则被雌二醇和其他一些哺乳动物雌激素更强烈地激活(Sirotkin 2014;Messina 2014)。ERβ的激活被认为是预防衰老和更年期情绪和神经方面的一种机制(Vargas 2016),并且似乎可以防止乳腺、卵巢和其他组织的癌变(Gallo 2012;Bardin 2004;Bossard 2012;Omoto 2015)。

饮食和补充植物雌激素为妇女提供了一种不需要激素治疗就能获得有限激素支持的方法。

心血管健康。与传统HRT提高了绝经后妇女心脏病发作的风险不同,植物雌激素似乎对心脏有积极作用(Gencel 2012;Sirotkin 2014)。1999年,FDA授权在食品标签上使用健康声明,从而将增大大豆消费量与降低冠心病风险联系起来(Vincent 2000)。

许多研究探讨植物雌激素对心血管的影响。总的来说,研究表明异黄酮可以降低高血压(Sureda 2017;Messina 2014),改善脂质紊乱,降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Li 2016),改善血管健康,预防动脉粥样硬化(Gencel 2012;Messina 2014)。类似地,木脂素与降低血压(Khalesi 2015)、改善脂质代谢(Gencel 2012)和降低心脏风险(Chun 2014;Landete 2016)相关。

除了弱激活雌激素受体的能力外,植物雌激素还具有强烈的抗炎和氧化应激作用,这可能有助于心血管系统的健康(Gencel 2012;Landete 2016)。

大脑保护。雌激素和雌激素样化合物可保护脑细胞免受因老化、氧化应激和中风引起的损伤而发生的退化(Nabavi 2015;Evsen 2013;Bhavnani 2003;Linford 2002)。一些研究表明,植物雌激素染料木素可以保护实验动物免受脑缺血的影响,脑缺血是脑死亡中的一种损伤(Schreihofer 2009;Donzelli 2010;Ma 2010)。此外,染料木素还显示出抗凋亡活性,保护培养的脑细胞不随时间的推移而自毁(Yu 2009)。

骨质疏松症与骨骼健康。许多研究已经进行了植物雌激素和骨骼健康研究。临床试验发现植物雌激素能增加骨矿化,减少骨吸收,促进骨形成,改善骨代谢指标。综上所述,研究者的发现表明植物雌激素(主要是大豆食品和异黄酮)可能有助于缓解更年期后的骨质疏松(Messina 2014;Abdi 2016;Chiang 2013)。

癌症保护。许多研究指出,异黄酮消费量与降低乳腺癌风险之间存在关联(Wada 2013;Dong 2011;Fritz 2013)。大豆异黄酮对乳腺癌高危女性(包括乳腺癌幸存者)是安全的(Fritz 2013;Messina 2016),并且不会增加子宫癌的风险(Parazzini 2015)。此外,富含植物雌激素木脂素的亚麻籽已被证明可以降低乳腺癌风险,减缓乳腺癌肿瘤生长(Mason 2014;Flower 2014)。

植物雌激素可以部分通过改善雌激素代谢来预防乳腺癌。在一项试验中发现,每天含有113-202 mg染料木素和大豆黄酮的饮食可以提高绝经前妇女尿液中保护性2-羟基化雌激素与有害性16-羟基化雌激素的比例,此效果可能有助于降低乳腺癌的长期风险(Lu 2000)。此外,新的证据表明植物雌激素抑制芳香化酶催化睾酮转化为雌激素,这种作用可能有助于降低乳腺癌风险(Lephart 2015)。

木脂素是一种植物雌激素,主要存在于亚麻籽中,少量存在于芝麻、一些豆芽和许多其他植物性食品中。一项对21项研究的综合回顾发现,绝经后妇女摄入较高的木脂素,患乳腺癌的可能性明显降低(Buck 2010)。

在一项临床试验中,32名等待乳腺癌手术的妇女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服用25 g亚麻籽,另一组不服用亚麻籽(对照组)。术后对癌组织的分析显示,亚麻籽组的肿瘤生长标志物减少了30-71%,而对照组没有降低(Thompson 2005)。2010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木脂素、3-吲哚甲醇(I3C)和d-葡萄糖酸钙以及其他草药的组合使用有助于改变47名绝经前和49名绝经后妇女雌激素代谢物的比例(Laidlaw 2010)。

更年期症状。一些研究表明,天然植物雌激素可以改善更年期症状(Sirotkin 2014),尤其是潮热(Chen 2015)。包括17项临床试验结果的综合元分析发现,在6周至12个月的时间内,每天平均54 mg染料木素的治疗安全地降低了20.6%的潮热频率和26.2%的潮热严重性(Taku 2012)。

针对更年期症状的其他天然成分

西伯利亚大黄。西伯利亚大黄的一种特殊提取物(也称为rhapontic rhubarb,Rhaum rhaponticum)在德国已被用于治疗与女性激素失衡相关的问题,包括罕见或缺席的月经期,以及绝经前后的症状(Heger et al., 2006)。

在第一个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中,109名有症状的围绝经期妇女被给予肠溶片,每天提供4 mg标准化西伯利亚大黄提取物或者是安慰剂,为期12周。4周后,与安慰剂组相比,西伯利亚大黄组与更年期相关的症状明显减轻,到第12周时,这种差异更为明显,并且可以对试验中考虑的11种症状进行测量。54名服用提取物的妇女中有45名(83%)和55名服用安慰剂的妇女中有一名(不到2%)报告症状有临床意义的减轻。此外,对西伯利亚大黄提取物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进行了广泛调查,但未发现任何不良反应(Heger等人,2006年)。然后,一组参与实验者继续在一个开放标签试验中使用同样的提取物48到96周。总的来说,女性更年期症状持续改善,没有副作用(Hasper等人,2009年)。

另一项使用最初试验数据的研究发现,标准化西伯利亚大黄提取物比安慰剂更有效,特别是在缓解更年期相关焦虑和改善总体幸福感方面。在39名大黄治疗的妇女中,33名在实验开始时焦虑水平为“严重”或“中度”(85%),12周后焦虑水平降低到“轻微”。这项研究还注意到焦虑的减少和潮热的减少之间的关系(Kaszkin-Bettag等人,2007)。

其他研究证实了西伯利亚大黄提取物的益处:在一项为期六个月的具有363名参与者的开放标签研究中(Kaszkin Bettag等人,2008年)和一项为期12周的112人随机对照试验中,西伯利亚大黄提取物的益处得到了证实:用大黄提取物治疗可以降低更年期症状总分,并减少所有被跟踪的参与者的个体症状(Kaszkin Bettag等人,2009年)。

实验室研究表明,西伯利亚大黄提取物及其活性成分选择性地激活ERβ,对ERα没有影响(Wober et al.,2007,Konda et al.,2014)。ERβ的激活被认为是预防衰老和更年期情绪和神经方面的一种机制(Vargas et al., 2016),并且似乎可以防止乳腺、卵巢和其他组织的癌变(Gallo et al., 2012, Bardin et al., 2004, Bossard et al., 2012, Omoto and Iwase, 2015)。

黑升麻。黑升麻(Actaea racemosa或Cimicifuga racemosa)根用于治疗妇科疾病的历史悠久,已成为缓解更年期症状的流行草药(NIH 2017)。随机对照试验已证明其在治疗更年期症状(如潮热、性欲低下、睡眠障碍以及其他生理和情绪症状)方面的疗效(Jiang 2015;Shahnazit 2013;Mohammad Alizadeh Charandabi 2013;Ross 2012)。黑升麻在安全性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并且有大量证据支持其用于治疗更年期症状(Shams 2010;Beer 2013;Czuczwar 2017;Sarri 2017)。黑升麻及其近缘物种在实验室中对乳腺癌细胞具有抗增殖作用(Fang 2010;Al-Akoum 2007;Hostanska 2004),使用黑升麻与增加乳腺癌风险或复发率无关(Fritz 2014)。一项临床试验和几项动物研究的数据表明,它与雌二醇和另一种预防骨质疏松症的药物用来预防骨质疏松的效果相当(Nisslein 2003;Seidlova Wuttke 2005;Wuttke 2003;Seidlova Wuttke 2003)。

当归。中药中,当归用于治疗妇科症状,如痛经或盆腔疼痛、分娩或疾病恢复、疲劳/活力低下,因此被称为“女性人参”(Al-Bareeq 2010;Goh 2001;Hardy 2000)。随机对照试验表明,当归与其他植物提取物联合使用,可以缓解更年期症状(Trimarco 2016;Kupfersztain 2003),在一项动物研究中,当归与雌二醇在预防骨质疏松方面具有同样疗效(Lim 2014)。

甘草根。甘草(甘草)根通过选择性激活ERβ发挥雌激素样作用(Hajirahimkhan,Simmler 2013)。实验室研究表明甘草成分抑制5-羟色胺再吸收,这种作用可能有助于其对更年期症状产生积极影响(Ofir 2003;Hajirahimkhan,Dietz 2013)。在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中,与安慰剂相比,实验组每天三次服用330 mg甘草根,在8周的治疗期间和治疗结束后的两周内,减少更年期潮热的频率和严重程度的效果更好(Nahidi 2012)。甘草根成分在实验室中也被证明有助于动脉和骨骼健康,从而降低心血管疾病和骨质疏松症的风险(Somjen,Knoll 2004;Somjen,Katzburg,2004)。

圣洁莓(牡荆)。含有牡荆(Vitex agnus-castus,Vitex)提取物的草药配方已被证明可以改善更年期症状,如睡眠障碍、潮热和心理健康(De Franciscis 2017;van Die 2009;Rotem 2007)。从牡荆树的干果中提取的牡荆,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被用于护理女性健康。在一些小型研究中,它已经被证明可以调节激素和神经递质信号,并缓解经前症状。实验室研究表明,牡荆中的化合物可以结合雌激素受体并调节激素反应基因(Dietz 2016)。

支持雌激素健康代谢的营养素

维生素D。维生素D对乳腺癌有显著的保护作用。在一项研究中,与维生素D水平最低的女性相比,维生素D水平较高的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降低了近70%(Abbas 2008),而另一项研究则将低维生素D水平与乳腺癌患者的生存率降低联系起来(vrielling 2011)。实验室研究表明,维生素D通过以下途径抑制乳腺癌的生长和发展:

  • 阻断刺激癌细胞生长的信号

  • 增强抑制癌细胞生长的信号

  • 调节乳腺对癌变的敏感性(Welsh 2017)

  • 诱导癌细胞死亡(凋亡)(Thyer 2013;Fleet 2012)

十字花科蔬菜。十字花科蔬菜,如花椰菜、卷心菜、甘蓝和芽甘蓝含有有助于分解雌激素代谢产物中促进癌症生长的化合物(Marconett 2012;Lampe 2009;Ambrosone 2004)。其中一种化合物是I3C,它阻止雌激素转化为促进乳腺癌的代谢产物16-α-羟基雌酮,同时增加转化为抗癌代谢物2-羟基雌酮形式(Acharya 2010;Weng 2008;Muti 2000)。

鱼油。鱼油富含ω-3脂肪酸,通过多种机制降低癌症风险。鱼油减少氧化应激,抑制许多炎症介质的产生,这些介质有助于癌症的发展(Saoudi 2017;Kansal 2011)。它可以使肿瘤细胞对化疗效果敏感,甚至在有肿瘤转移的情况下,有可能减少治疗所需的化疗剂量(Bougnoux 2009)。在患乳腺癌的动物模型中,补充鱼油被证明可以减少骨转移癌(Mandal 2010)。

绿茶。绿茶多酚,特别是一种叫做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EGCG)的茶多酚,在实验室中抑制了人类乳腺癌细胞的生长和繁殖,并减少了该疾病动物模型中乳腺癌肿瘤的数量(Thangapazham,Passi 2007;Thangapazham,Singh 2007;Leong 2008)。绿茶还可以抑制肿瘤血管的生成,同时下调癌症促进雌激素受体的表达和增加细胞凋亡(Leong 2008;Masuda 2002;Farabegoli 2007;Hsuuw 2007)。

石榴。石榴因其抗氧化性能和抗癌潜力而被广泛研究(Taheri Rouhi 2017;Li 2017;Panth 2017)。对于乳腺癌,石榴是一种特别有前途的药物,因为它能够抑制促癌酶芳香化酶的活性和抑制肿瘤血管的生成(Toi 2003;Sturgeon 2010)。


本文提出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随着新数据的出现而发生变化。 我们建议的营养或治疗方案均不用于确保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Piping Rock健康研究院没有对参考资料中包含的数据进行独立验证,并明确声明对文献中的任何错误不承担任何责任。


部分参考文献

  • Abbas S, Lineisen J, Slanger T, et al. Serum 25-hydroxyvitamin D and risk of post-menopausal breast cancer—results of a large case-control study. Carcinogenesis. 2008 Jan;29(1):93-9.

  • Abdi F, Alimoradi Z, Haqi P, Mahdizad F. Effects of phytoestrogens on bone mineral density during the menopause transi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Climacteric: th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Menopause Society. Dec 2016;19(6):535-545.

  • Acharya A, Das I, Singh S, Saha T. Chemopreventive properties of indole-3-carbinol, diindolylmethane and other constituents of cardamom against carcinogenesis. Recent Pat Food Nutr Agric. 2010 Jun;2(2):166-77.

  • ACHC. Accreditation Commission for Health Care. PCAB Accreditation. http://www.achc.org/compounding-pharmacy.html. Accessed 10/19/2017.

  • Achilli C, Pundir J, Ramanathan P, Sabatini L, Hamoda H, Panay N. Efficacy and safety of transdermal testosterone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with 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Feb 2017;107(2):475-482.e415.

  • Al-Akoum M, Dodin S, Akoum A. Synergistic cytotoxic effects of tamoxifen and black cohosh on MCF-7 and MDA-MB-231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 an in vitro study. Can J Physiol Pharmacol. 2007 Nov;85(11):1153-9.

  • Al-Asmakh M. Reproductive functions of progesterone. Middle East Fertility Society Journal. 2007;12(3):147-152.

  • Al-Azzawi F, Bitzer J, Brandenburg U, Castelo-Branco C, Graziottin A, Kenemans P, Lachowsky M, Mimoun S, Nappi RE, Palacios S, Schwenkhagen A, Studd J, Wylie K, Zahradnik HP. Therapeutic options for postmenopausal female sexual dysfunction. Climacteric. 2010 Apr;13(2):103-20.

  • Al-Bareeq RJ, Ray AA, Nott L, Pautler SE, Razvi H. Dong Quai (angelica sinensis) in the treatment of hot flashes for men on androgen deprivation therapy: results of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 Canadian Urolog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 Journal de l'Association des urologues du Canada. Feb 2010;4(1):49-53.

  • Ali ES, Mangold C, Peiris AN. Estriol: emerging clinical benefits. Menopause (New York, N.Y.). Apr 03 2017.

  • Ambrosone CB, McCann SE, et al. Breast cancer risk in premenopausal women is inversely associated with consumption of broccoli, a source of isothiocyanates, but is not modified by GST genotype. J Nutr. 2004;134(5): 1134-1138.

  • Arbo BD, Bennetti F, Ribeiro MF. Astrocytes as a target for neuroprotection: Modulation by progesterone and dehydroepiandrosterone. Progress in neurobiology. Sep 2016;144:27-47.

  • Archer DF. Dehydroepiandrosterone intra vaginal administration for the management of postmenopausal vulvovaginal atrophy. The Journal of steroid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Jan 2015;145:139-143.

  • Arnal JF, Laurell H, et al. Estrogen receptor actions on vascular biology and inflammation: implications in vascular pathophysiology. Climacteric. 2009;12 Suppl 1: 12-17.

  • Asi N, Mohammed K, Haydour Q, Gionfriddo MR, Vargas OLM, Prokop LJ, . . . Murad MH. Progesterone vs. synthetic progestins and the risk of breast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Syst Rev. 2016;5.

  • Aso T. Equol improves menopausal symptoms in Japanese women. J Nutr. 2010 Jul;140(7):1386S-9S.

  • Bain J. The many faces of testosterone. Clinical interventions in aging. 2007;2(4):567-576.

  • Barbieri RL. The endocrinology of the menstrual cycle. Methods in molecular biology (Clifton, N.J.). 2014;1154:145-169.

  • Bardin A, Boulle N, Lazennec G, Vignon F, Pujol P. Loss of ERbeta expression as a common step in estrogen-dependent tumor progression. Endocr Relat Cancer. 2004 Sep;11(3):537-51.

  • Bauer ME, Muller GC, Correa BL, Vianna P, Turner JE, Bosch JA. Psychoneuroendocrine interventions aimed at attenuating immunosenescence: a review. Biogerontology. Feb 2013;14(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