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发肤甲和口腔fafujiahekouqiang

青春痘营养策略:烟酰胺、锌、维生素A

时间:2021-03-30 09:43 阅读:262 来源:朴诺健康研究院

同义索引:寻常性痤疮

  1. 简介 

  2. 一览表 

  3. 症状 

  4. 治疗 

  5. 饮食习惯的改变

  6. 生活方式的改变

  7. 营养补充剂

  8. 草药 

  9. 整体疗法

  10. 参考文献

青春痘(即寻常性痤疮)是皮肤皮脂腺的的一种炎症状况。它由皮肤表面红色隆起的区域组成,其后可以发展为脓疱,甚至发展成可造成疤痕的囊肿。

青春痘通常发生在十几岁的青少年中,年轻成人中稍微少一些,常见部位是面部、颈部和背部。这种情况部分是由过度的雄激素(男性荷尔蒙)刺激造成的。皮肤的细菌感染可能也起着作用。



青春痘的辅助疗法

分类营养补充剂草药
首选

烟酰胺(局部使用)

茶树油(局部使用)
次选
印度乳香树
其它

泛酸
维生素A
维生素B6

牛蒡
圣洁莓(与月经周期有关)

另可见:青春痘的同类疗法
首选 有可靠和相对一致的科研数据证明其对健康有显著改善。

次选 各有关科研结果相互矛盾、证据不充分或仅能初步表明其可改善健康状况或效果甚微。

其它 对草药来说,仅有传统用法可支持其应用,但尚无或仅有少量科学证据可证明其疗效。对营养补充剂来说,无科学证据支持和/或效果甚微。


青春痘的症状

青春痘的典型特征是皮肤出现丘疹,可能是封闭的(有时又称为脓疱或“白头粉刺”),也可能是开放的(黑头粉刺),常见的发生部位是面部、颈部、胸部、背部和肩膀处。绝大部分青春痘是轻微的,但是有一些人会产生炎症并伴有大的囊肿,最后会导致疤痕产生。


医药治疗

非处方的用品例如收敛洗液、脱油垫、加药物的块状肥皂等,可以用来保持皮肤清洁。非处方的局部使用制剂含有水杨酸(Clearasil Acne-Fighting Pads, Stri-Dex Pads)和过氧化苯甲酰(Oxy 10 Maximum Strength Advanced Formula, Fostex 10% Wash, Clear By Design),通常用来预防丘疹形成,并可以治疗先前存在的囊肿。

局部使用的处方药包括过氧化苯甲酰(Benzac, Desquam, Triaz)和一些抗生素,例如红霉素(Akne-mycin, Erygel)和氯林可霉素(Cleocin T);另外还有杜鹃花酸(Azelex)和维生素A酸(Retin-A)等。口服的抗生素例如红霉素(Ery-Tab, E-Mycin)或四环素(Sumycin)也是常用的处方药。患有严重青春痘的女性有时候可以采用避孕药来进行治疗。青春痘极其严重的人还可以用顺式视黄酸治疗。


可能有益的饮食习惯

很多人都认为饮食的某些方面是和青春痘有关的,但是并没有很多证据可以支持这个看法。例如,与人们平时的印象不同的是,研究发现巧克力是与青春痘无关的[1]。类似的,尽管饮食中高碘会造成一些人的皮肤产生类似青春痘的皮疹,但是这基本上不是导致青春痘的原因。在一项初步研究中,研究者测试了多种可能引起青春痘的食物(人们平时认为可能引起青春痘的食物),但是结果表明,这些食物并不会直接导致青春痘的产生 [2]。一些自然医学的医生曾观察到,食物过敏对于一些青春痘的产生起着作用,尤其是成人的青春痘[3]。但是,这些观测结果尚未得到科学研究的支持。


可能有益的营养补充剂

烟酰胺

一项双盲试验发现,患者在两个月内每天两次局部使用4%的烟酰胺(一种B族维生素)凝胶,青春痘可得到显著改善[4]。但是,目前几乎没有证据证明,口服这种维生素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

一些双盲试验显示,锌补充剂可以减轻青春痘的严重程度[5.6.7.8]。在一个双盲试验中[9],补充锌与口服抗生素治疗一样有效,但是另一项双盲试验的结果并非如此[10]。有时候医生会建议青春痘患者每天补充锌2至3次,每次30毫克, 几个月后改为每天30毫克。通常需要补充锌长达12个星期,才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改善。长期补充锌的话,每天需要补充1至2毫克铜以预防铜缺乏。

维生素A

大剂量的维生素A——例如女性每天300000国际单位,男性每天400000至500000国际单位——已被成功地用来治疗严重的青春痘[11]。人工合成的处方药维生素A(isotretinoin as Accutane)可以长期有效,但是,天然维生素A停用之后,青春痘往往会在几个月后复发。另外,控制青春痘所需的维生素A的剂量很大,会有一定的毒性,所以应该在医生的严格监督和指导下进行应用。

泛酸

在一项初步研究中,青春痘患者口服泛酸,每天4次,每次2.5克,一天的总量是10克,这是一个相当高的剂量[12]。一种含有20%泛酸的乳膏也可在皮肤局部使用,每天4至6次。轻度青春痘在两个月内几乎完全康复,而严重的病例则需要至少6个月才会有效果。最后,泛酸的摄取量降到了每天1至5克——仍然是相当大的剂量。

一项初步研究报告显示,每天补充50毫克维生素B6可以减轻一些女性在经期前爆发的青春痘[13]。一项较早的关于持续性青年期青春痘的对照试验发现,每天50至250毫克维生素B6可以减少皮肤出油,而且75%的试验参与者的青春痘[14] 得到了改善,但是目前还没有对照研究详细地评估过这种可能性。与此相反的是,另一项初步研究显示,补充维生素B6可能造成寻常性青春痘恶化[15]。到目前为止,研究的结果仍然相当不一致。

有无副作用及药物之间相互作用?

请参考各种营养补充剂的副作用及相互作用。


可能有益的草药

茶树油

一个临床试验对比了局部使用5%的茶树油和5%过氧化苯甲酰对于普通青春痘的作用。尽管茶树油起作用更慢,而且作用比较弱,但是它的副作用要远远少得多,因此人们认为茶树油更有效[16]

印度香胶

同时研究者们还通过对照试验发现,相比于四环素,印度香胶树(Commiphora mukul) 治疗囊性青春痘的效果更好[17]。试验中印度香胶树提取物的用量是每天2次,每次500毫克。

牛蒡

在传统上,一些滋补性的草药,例如牛蒡,就已经被用来治疗皮肤的疾病。人们认为,内服这些草药有去污清洁的作用[18]。牛蒡根酊每天可以服用2至4毫升。干的牛蒡根制成的胶囊或药片每天可以服3次,每次1至2克。很多有助于恢复健康的草药制剂都可以与牛蒡根一起联合使用,例如皱叶酸模、红花苜蓿或者猪殃殃。在对青春痘的治疗中,上述草药的效果均没有进行过科学的研究。

圣洁莓

德国的一些较早的初步研究显示,圣洁莓可能有助于清除月经期前的青春痘,因为它能调节激素对于青春痘的影响[19]。在这些研究中,参与试验的女性每天使用一次浓缩的圣洁莓液体制剂,每次40滴[20]

有无副作用及药物之间相互作用?

请参考各种草药的副作用及相互作用。


可能有效的整体疗法

针灸疗法

针灸对于青春痘的治疗可能有帮助。几项初步的研究发现,参与试验的患者接受了一系列的针灸治疗(一共8至15次)之后,其中90~98%的人有了显著的改善,也就是说针灸对大部分人都是有效的[21,22,23]。除了可以单独应用中国传统的针灸之外,一种叫做“拔火罐”的方法也可以用来治疗青春痘。拔火罐是用一个抽空的杯子(或其他类似容器)在针刺后的部位进行吸引。两项用拔罐法治疗青春痘的初步研究报告说,参与研究者91~96%有了显著改善[24,25]。对于针灸和其他中国传统疗法治疗青春痘的效果,目前尚需要对照试验来研究。

催眠疗法

一些催眠治疗师认为催眠可以帮助治疗面部的青春痘,并能减少青春痘造成的疤痕。在一项病例研究中,医生指导一位病人反复默念“疤痕”这个词,而不是挑剔自己脸上的青春痘,结果她脸上的疤痕慢慢消退了。但是疤痕下面的青春痘并没有受到影响[26]。这个试验的有效性尚需验证。


本文提出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随着新数据的出现而发生变化。 我们建议的营养或治疗方案均不用于确保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Piping Rock健康研究院没有对参考资料中包含的数据进行独立验证,并明确声明对文献中的任何错误不承担任何责任。


参考文献

1. Fulton JE Jr, Plewig G, Kligman AM. Effect of chocolate on acne vulgaris. JAMA 1969;210:2071–4.

2. Anderson PC. Foods as the cause of acne. Am Family Phys 1971;3:102–3.

3. Gaby A. Commentary. Nutr Healing 1997;Feb:1,10–1.

4. Shality AR, Smith JR, Parish LC, et al. Topical nicotinamide compared with clindamycin gel in the treatment of inflammatory acne vulgaris. Internat J Dermatol 1995;34:434–7.

5. Hillstr?m, L Pettersson L, Hellbe L, et al. Comparison of oral treatment with zinc sulfate and placebo in acne vulgaris. Br J Dermatol 1977;97:681–4.

6. Verma KC, Saini AS, Dhamija SK. Oral zinc sulphate therapy in acne vulgaris: a double-blind trial. Acta Dermatovener (Stockholm) 1980;60:337–40.

7. Dreno B, Amblard P, Agache P, et al. Low doses of zinc gluconate for inflammatory acne. Acta Dermatovener (Stockholm) 1989;69:541–3.

8. Michaelsson G. Oral zinc in acne. Acta Dermatovener (Stockholm) 1980;Suppl 89:87–93 [review].

9. Michaelsson G, Juhlin L, Ljunghall K. A double blind study of the effect of zinc and oxytetracycline in acne vulgaris. Br J Dermatol 1977;97:561–6.

10. Cunliffe WJ, Burke B, Dodman B, Gould DJ. A double-blind trial of a zinc sulphate/citrate complex and tetracycline in the treatment of acne vulgaris. Br J Dermatol 1979;101:321–5.

11. Kligman AM, Mills OH Jr, Leyden JJ, et al. Oral vitamin A in acne vulgaris. Preliminary report. Int J Dermatol 1981;20:278–85.

12. Leung LH. Pantothenic acid deficiency as the pathogenesis of acne vulgaris. Med Hypotheses 1995;44:490–2.

13. Snider B, Dietman DF. Pyridoxine therapy for premenstrual acne flare. Arch Dermatol 1974;110:130–1 [letter].

14. Joliffe N, Rosenblum LA, Sawhill J. Effects of pyridoxine (vit B6) on resistant adolescent acne. J Invest Dermatol 1942;5:143–8.

15. Braun-Falco O, Lincke H. The problem of vitamin B6/B12 acne. A contribution on acne medicamentosa. MMW Munch Med Wochenschr 1976;118(6):155–60 [in German].

16. Bassett IB, Pannowitz DL, Barnetson R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ea-tree oil versus benzoyl peroxide in the treatment of acne. Med J Austral 1990;53:455–8.

17. Thappa DM, Dogra J. Nodulocystic acne: oral gugulipid versus tetracycline. J Dermatol 1994;21:729–31.

18. Hoffman D. The Herbal Handbook: A User’s Guide to Medical Herbalism. Rochester, VT: Healing Arts Press, 1988, 23–4.

19. Amann W. Improvement of acne vulgaris with Agnus castus (Agnolyt ). Ther Gegenw 1967;106:124–6 [in German].

20. Amann W. Acne vulgaris and Agnus castus (Agnolyt ).Z Allgemeinmed 1975;51:1645–58 [in German].

21. Xu Y. Treatment of facial skin diseases with acupuncture—a report of 129 cases. J Tradit Chin Med 1990;10:22–5.

22. Xu YH. Treatment of acne with ear acupuncture—a clinical observation of 80 cases. J Tradit Chin Med 1989;9:238–9.

23. Liu J. Treatment of adolescent acne with acupuncture. J Tradit Chin Med 1993;13:187–8.

24. Chen D, Jiang N, Cong X. 47 cases of acne treated by prick-bloodletting plus cupping. J Tradit Chin Med 1993;13:185–6.

25. Ding LN. 50 cases of acne treated by puncturing acupoint dazhui in combination with cupping. J Tradit Chin Med 1985;5:128.

26. Shenefelt PD. Hypnosis in dermatology. Arch Dermatol 2000;136:3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