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发肤甲和口腔fafujiahekouqiang

口腔健康:木糖醇、辅酶Q10 、ω-3脂肪酸、益生菌

时间:2021-02-24 12:35 阅读:711 来源:朴诺健康研究院

目  录

一、概况

二、引言

三、背景知识

四、口腔健康与系统性疾病

五、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

六、体征与症状

七、诊断分析

八、治疗方式

九、创新与新型疗法

十、饮食习惯与生活方式的注意事项

十一、综合干预措施

十二、部分参考文献


一、概况

概要速览

  1. 口腔健康问题,例如蛀牙和牙龈疾病是非常常见的。你可能尚未意识到,但糟糕的口腔健康状况与其他健康问题,例如如心脏病、糖尿病和癌症都有所关联。

  2. 这篇文章将为你介绍不同种类的口腔健康问题及其致病原因。你还能了解到保持口腔健康是怎样有助于保持你全身的综合健康。。

  3. 在临床试验中已经证明,补充一种特殊的口腔益生菌能够改善口腔健康的几个方面。

口腔健康障碍,包括蛀牙和牙周疾病,是美国成年人最常见的健康问题。牙周疾病包括牙龈炎(牙龈部位的发炎)和牙周炎,它们最终会导致牙齿脱落。65岁及以上的人中有超过20%长有未经治疗的蛀牙,30岁及以上的美国成年人中有大约一半患有牙周炎。

ω-3脂肪酸、辅酶Q10和益生菌可以促进口腔健康状况,并对抗口腔内的有害细菌和炎症。

口腔健康与系统疾病

晚期牙周疾病与死亡风险的增加和许多慢性疾病具有关联性,其中包括:

  1. 心血管病

  2. II型糖尿病

  3. 认知能力减退和阿尔兹海默综合症

  4. 癌症

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

  1. 口腔生态失调(即口腔中有益细菌和有害细菌的不平衡)被认为是牙周疾病的一个重要原因。

  2. 牙周疾病的风险因素包括吸烟、年龄增长(特别是到了65岁或以上),以及性别为女性。

体征与症状

  1. 对冷热敏感和牙齿疼痛可能是蛀牙的信号。

  2. 牙龈发红,肿胀,敏感,以及刷牙和使用牙线时出血在牙周疾病出现时可能发生。也可能出现牙龈萎缩,牙齿和牙龈之间的牙袋加深,探查时出血的情况。

诊断分析

牙科检查、X光检测,以及利用牙周探针测量牙袋的深度,常被用来诊断牙洞和牙周疾病

常规性治疗方法

  1. 除去蛀牙,并用填充物代替。为了努力挽救牙齿,可以使用牙根管进行治疗。

  2. 牙龈炎经常可以通过家庭牙科保健和定期清洁来治疗。

  3. 牙周炎的治疗方案可以包括以下几种:

  4. 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

  5. 抗生素治疗

  6. 外科手术

创新与新型疗法

  1. 使用矿质补充技术治疗轻度蛀牙。

  2. 通过测量唾液中的生物分子、细菌和人类DNA,以评估牙周疾病的炎症和遗传易感。

  3. 使用激光、光动力疗法或局部二甲双胍来提高传统牙周治疗的疗效。

饮食习惯与生活方式的注意事项

除了定期刷牙和用牙线清洁外:

  1. 选择低糖、加工淀粉和碳酸饮料,而富含蔬菜和水果的饮食,可以降低蛀牙的风险

  2. 多吃全谷物食品,多通过奶制品补充钙元素,并且加强运动可以降低患牙周疾病的风险

综合干预措施

  1. 益生菌含片:在一项临床研究中,患有牙周疾病的成年人一部分服用含有M18唾液链球菌的细菌含片,一部分不服用含片。研究发现,服用M18益生菌受试者组的牙菌斑更少,牙龈更健康,探诊时出血更少。

  2. 木糖醇:研究发现木糖醇可以降低唾液的酸度;降低牙菌斑、有害细菌和牙龈炎症的水平;防止口干和牙釉质侵蚀。

  3. 辅酶Q10 (CoQ10):一项针对接受过根面平整术和龈下刮治的牙周疾病患者,使用辅酶Q10的随机对照试验发现,与安慰剂组相比,使用辅酶Q10组的受试者牙龈炎症出现了显著的缓解。

  4. 鱼油:数个研究的结果表明,牙周疾病患者抗炎ω-3脂肪的摄入量较低。鱼油已被证明对许多与牙周基本功能相关的慢性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II型糖尿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有益。

  5. 番茄红素:对牙龈炎或牙周疾病患者的临床试验发现,口服番茄红素作为牙科治疗的辅助药物,比安慰剂更为有效。


二、引言

口腔健康障碍是美国成年人最常见的健康问题之一。其中最主要的是牙齿腐坏导致的龋齿(蛀牙)和牙周疾病。牙周疾病包括牙龈炎(牙龈部位的炎症)和牙周炎,牙周炎是一种潜在的侵袭性疾病,最终会导致牙齿脱落。年龄在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约有20%的人有未经治疗的蛀牙,在30岁及以上的美国成年人中,约有一半患有牙周炎(AAP 2015; Kim 2010; Thornton-Evans 2013)。

你可能没有意识到,比起忽视你的微笑,忽视口腔卫生的害处更加严重。糟糕的口腔健康状况与心脏病、糖尿病、自身免疫性疾病、慢性肾脏疾病、阿尔兹海默综合症和骨质疏松症都具有关联性(Hajishengallis 2015; Gulati 2013; Schenkein 2013; Watts 2008; Fisher 2010)。牙周疾病的发生也与所有原因导致的死亡风险显著增加具有相关性(Chen 2015; Ricardo 2015)。这些相关联系与系统性炎症有关,而系统性炎症可由牙周疾病引发(Artese 2015; Winning 2015; Craig 2009)。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牙周疾病的治疗与整体健康的改善有关,例如降低系统性炎症、内皮功能障碍、血压症状和早期动脉粥样硬化;一些证据表明,牙周疾病的治疗可能有助于改善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控制效果(Griffiths 2010; Tonetti 2013; Lockhart 2012; Vergnes 2015; Teeuw 2010)。牙周治疗甚至被作为一种降低心脏病致死风险的策略而提出(Yao 2009)。

考虑到糟糕的口腔健康状况所带来的潜在致命后果,老年人应该将预防牙周疾病作为一个主要关注点。口腔中的有害细菌会导致牙菌斑的形成和牙周组织的破坏(Aruni 2015; Edwards 2010; Mayo Clinic 2014a)。饮食中的糖和加工淀粉会滋养这些细菌,加速蛀牙和牙周疾病的发作(Mayo Clinic 2014a)。但事实证明,减少糖和加工淀粉的摄入,通过补充服用含有唾液链球菌M18的口腔益生菌锭剂以取代口腔中的有害细菌,可以保护牙周健康(Scariya 2015)。适当的家庭口腔卫生措施,定期看牙医,以及保持健康的饮食对预防牙周疾病也很重要(Mayo Clinic 2014a)。

在这篇文章中,你将了解到糟糕的口腔健康状况会引起的许多健康问题,以及口腔卫生不佳会如何促进系统性炎症和疾病的发生。你会读到关于一种独特的口腔益生菌的内容,它可以对抗口腔中的有害细菌,并帮助保持牙齿和牙龈的健康。你还将学习新兴的牙科技术,例如激光疗法和光动力疗法。本文还对几种有助口腔健康的综合干预措施进行了综述,例如利用ω-3脂肪酸和辅酶Q10对抗炎症和保持牙龈健康。


三、背景知识

蛀牙和牙周疾病始于牙菌斑的形成。牙菌斑是一种口腔生物膜,由微生物和它们产生的粘液基质组成。这种生物膜会附着在牙齿和牙龈上(Aruni 2015)。细菌活动产生的酸性副产物能够导致龋齿,并最终形成蛀牙(Edwards 2010; Mayo Clinic 2014a)。口腔微生物群落的不平衡会破坏整个身体的健康免疫力,并在支撑牙齿的组织结构中引发炎症反应。长此下去,会导致局部组织的损坏,最终导致牙齿脱落。由牙周疾病引起的系统性炎症是口腔健康状况不佳能够导致全身健康问题产生之间的关联所在(Fernandez-Solari 2015; Hajishengallis 2015; Mayo Clinic 2014b)。

根据美国牙科协会的标准,牙齿表面状况被认为可能分成健全的(即没有蛀牙的),或者可能有初期、中期或晚期的蛀牙(Young 2015)。根蛀牙是老年人群中最常见的牙腔类型。当牙龈发炎或萎缩时,它们会出现在暴露在外的牙根表面(Mayo Clinic 2014a; Bignozzi 2014; Edwards 2010; Gluzman 2013; Ritter 2010)。

牙周疾病通常根据组织受影响的程度来进行分类(Loesche 1996)。

  1. 牙龈炎是一种炎症,主要影响的是齿龈(牙龈),它是牙周疾病中一种比较轻症的形式。它通常是由牙菌斑导致的(Kawar 2011; Page 1986; Peedikayil 2015)。

  2. 牙周炎比牙龈炎更加严重,因为它会影响牙龈、牙周韧带和骨骼,还会导致牙齿脱落,并与系统性疾病具有关联性(Hajishengallis 2015)。这种疾病可以是慢性的,部分特征是缓慢地到中度的进展,不过可能会出现进展快速的组织破坏时期;疾病同样也可能是侵袭性的,会迅速破坏组织。在这两种情况下,牙周炎都可能小范围出现于口腔的特定区域,但也可能是大范围出现(Highfield 2009)。牙周炎还与某些疾病(例如糖尿病)和药物(例如某些哮喘的药物、口服避孕药)有关(Kawar 2011; Shashikiran 2007; Heasman 2014)。

感染导致的大水泡被称为溃疡,它可能是由牙周炎导致的,可能是急性或慢性的(Patel 2011)。坏死性牙周疾病是一种极其严重的疾病形式,这种情况下牙周组织可能突然和迅速发生坏死(Highfield 2009; Herrera 2014)。


四、口腔健康与系统性疾病

根据1998年的研究报告,重度牙周疾病与各种原因导致的死亡风险的增加之间存在联系(Garcia, 1998)。从那时起,就有大量的研究表明牙周疾病可能是一系列慢性疾病的危险因素(Mawardi 2015)。

心血管疾病

大量研究表明,慢性牙周炎与动脉粥样硬化、中风和冠状动脉疾病的风险增加具有关联性(Kholy 2015; Carramolino-Cuellar 2014; Gulati 2013)。幸运的是,治疗牙周炎可以减少系统性炎症,改善心血管健康,减少中风的患病风险(Piconi 2009; Tonetti 2007; Fisher 2010; Lee 2013; Jeffcoat 2014; Lockhart 2012; Tonetti 2013)。事实上,2019年发表在《欧洲预防心脏病学杂志》上的一项队列研究表明,适当、定期的口腔卫生处理与心房颤动(心房纤颤)和心力衰竭风险降低具有关联性。在控制了多种变量因素后,发现经常刷牙(每天至少3次)可以降低10%的心房纤颤患病风险,并降低12%的心力衰竭患病风险。洗牙还能降低心力衰竭的患病风险,而缺牙的数量则与心脏疾病的患病风险增加有相关性(Chang 2019)。有关心血管健康促进对策的详细讨论,请参阅研究中的动脉粥样硬化和心血管疾病文章板块。

II型糖尿病

牙周疾病是糖尿病的众多并发症之一(Carramolino-Cuellar 2014; Gulati 2013)。与对糖尿病病情进行控制良好的患者相比,糖尿病病情控制不良的患者牙周炎情况更为严重(Lim 2007)。牙周疾病也可能对血糖控制和糖尿病并发症的患病风险控制产生不利影响(Negrato 2013年);而牙周疾病的治疗则可能对糖尿病患者的血糖和糖化血红蛋白(HbA1C)控制进行促进(Moeintaghavi 2012; Gulati 2013; Vergnes 2015; Teeuw 2010)。

呼吸系统疾病

牙周疾病与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具有关联性(Usher 2013; Prasanna 2011; Scannapieco 2003; Martos 2011),而更严重的牙周疾病与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突然性复发具有显著的关联性(Liu 2012)。一些研究人员提出,导致牙周疾病的细菌可能被吸入肺部,引起呼吸道感染和肺炎(Bansal, Khatri 2013)。

认知能力下降与阿尔兹海默综合症

牙周疾病有慢性传染性和炎症成分,而这两者都与阿尔茨海默综合症具有关联性(Kamer 2008; Abbayya 2015; Watts 2008; Wu 2014; Shaik 2014)。一项研究发现,认知能力开始下降的数年前几年,牙周疾病细菌抗体水平有所升高(Sparks Stein 2012)。牙齿脱落和不良的口腔健康与认知功能的衰败有所关联(Luo 2015; Saito 2013; Listl 2014)。有关认知功能的更详细的探讨,可以参阅研究内容中的年龄相关性认知衰退和阿尔茨海默综合症主题板块。

慢性肾脏疾病

慢性肾脏疾病的患者更容易患上牙周疾病,而牙周疾病又与肾脏功能下降和慢性肾脏疾病恶化有关。有证据证明,对牙周疾病进行治疗可以减少慢性肾脏疾病患者的系统性炎症标志物,而这在那些正在接受血液透析的患者身上效果尤其明显(Chen 2015; Grubbs 2015; Wahid 2013)。如果有兴趣了解更多支撑健康肾功能的方法,建议你阅读肾脏健康和慢性肾脏疾病的治疗综述内容板块。

自身免疫性疾病

牙周疾病在类风湿关节炎患者人群中很常见。有早期证据表明,牙周疾病的治疗可能减少类风湿关节炎疾病的活性标志物(Mays 2012; Payne 2015; Kaur, Bright 2014)。相似的是,对系统性红斑狼疮(全身性红斑狼疮)患者进行牙周炎治疗已被证明是可以改善系统性红斑狼疮疾病活跃度的措施(Fabbri 2014)。关于这些知识的更深入的探讨,可以在研究内容中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狼疮板块中找到。

其他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似乎也与牙周疾病具有关联性:桥本氏甲状腺炎(Patil, Patil, Gururaj 2011),干燥综合征(Olate 2014),牛皮癣(Nakib 2013),硬皮病(系统性硬化症)(Baron 2015)。口腔干燥症是一种已知的导致蛀牙和牙周疾病的因素,是几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症状之一,并可能是它们与蛀牙和牙周疾病联系的基础(Mays 2012; Mortazavi 2014)。另一方面,牙周疾病引发的系统性炎症也可能导致自身免疫性疾病(Bansal, Rastogi 2013; Gulati 2013)。

癌症

某些癌症在牙周疾病患者中的发病情况更为常见(Whitmore 2014)。这些癌症包括头部和颈部癌症(Han 2014; Zeng 2013),胰腺癌症(Michaud 2013)、胃肠道癌、子宫癌和前列腺癌(Arora 2010)。

其他情况

其他可能与牙周疾病有关联的疾病包括骨质疏松症、勃起功能障碍、前列腺炎、肝脏疾病和子宫内膜异位症(Gulati 2013; Kavoussi 2009; Hajishengallis 2015; Nagao 2014; Yoneda 2012)。同样地,牙周疾病与不良妊娠的预后具有相关性。早期研究表明,对孕妇进行牙周疾病的治疗可以减少早产情况,改善预后(Parihar 2015)。


五、致病原因与风险因素

致病原因

龋齿和蛀牙很大程度上是由细菌分泌的酸引起的。这种酸会腐蚀牙齿表面坚硬的珐琅质,最终暴露出牙齿脆弱的内部(Mayo Clinic 2014a)。生态失调被认为是牙周疾病的一个重要原因。当促进炎症、损坏牙齿和牙龈(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破坏骨骼)的致病细菌破坏了口腔和生物膜上的正常菌群平衡时,生态失调就会发生(Hajishengallis 2015; Mayo Clinic 2014b; Zaura 2014)。举例来说,与牙周疾病有关的细菌包括远缘链球菌(S. sobrinus)、变形链球菌和一些放线菌属(Kalesinskas 2014; Fazili 2015; Sutter 1984)。

风险因素

龋齿(蛀牙):成人龋齿的风险因素包括高糖饮食、糟糕的口腔卫生、口腔干燥症、填充物磨损和口腔器械不合适。此外,会导致口腔接触消化酸情况增加的疾病,如胃食管反流病和神经性贪食症,会导致牙釉质侵蚀、龋齿和蛀牙。槽深的牙齿更容易蛀牙,因为牙齿表面很难进行清洁(Mayo Clinic 2014a)。

牙周疾病:牙周疾病的患病风险受口腔微生物群落的组成影响,可增加或减少风险。牙周疾病还有其他一些行为性、遗传性和环境性风险因素(Kawar 2011):

  1. 吸烟,或者可能吸食大麻(Thomson 2008; UMMC 2013; Gulati 2013)

  2. 年龄增长(尤其是65岁或以上)(Hajishengallis 2014; Kawar 2011)

  3. 性别为女性,尤其是在青春期和怀孕期间等激素会有所变化的时期(Gulati 2013; UMMC 2013)

  4. 家族病史(UMMC 2013)

  5. 肥胖和代谢综合征(Bharti 2009; Kawar 2011)

  6. 其他全身性疾病,包括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白血病、艾滋病等免疫缺陷性疾病(UMMC 2013)

  7. 与智齿相关,或与牙冠或填充物不合适有关的牙科问题(UMMC 2013)

  8. 压力、焦虑和抑郁(UMMC 2013; Oppermann 2012)


六、体征与症状

龋齿(蛀牙)

有蛀牙的人一开始通常没有症状,但随着蛀牙的加深和蛀洞的形成,他们可能会感受到牙齿对冷热敏感,并且出现牙痛。如果不治疗,就可能形成被称为脓肿的感染性水疱,导致牙齿脱落(Mayo Clinic 2014a)。

牙周疾病

牙周疾病通常一开始只会引起轻微的症状。随着病情进展,牙龈发红、肿胀、敏感,以及刷牙和使用牙线时出血等体征和症状更有可能出现。牙科医生可能会发现牙龈萎缩,牙齿和牙龈之间的牙袋加深,在检查时探诊出血等情况。口臭或吐息气味不良等情况也可能出现。如果不治疗,牙龈症状可能会恶化,受影响的牙齿会松动、移位或脱落(Gurav 2012; Mayo Clinic 2014b; Kawar 2011; UMMC 2013)。


七、诊断分析

牙齿或牙龈敏感、疼痛或出血等症状的病史预示着牙科问题的发生,需要进一步检查。在牙科检查过程中,牙科医生会寻找牙菌斑和牙垢堆积,牙齿变色和变软的部位,这代表着龋齿、牙龈红肿、牙龈萎缩和牙缝变大,以及牙齿松动。牙周探针用于测量牙袋的深度和检测牙龈出血。X光检测可以用来确认蛀牙或评估牙槽骨质流失的情况(Mayo Clinic 2014b; Mayo Clinic 2014a; Kawar 2011; Young 2015)。


八、治疗方式

龋齿(蛀牙)

龋齿最早期的阶段,也就是在蛀牙形成之前,可以用新的方法治疗,使用专门的牙齿密封胶、树脂或胶基,或者由牙科医生直接涂在牙齿上的液态氟化物或凝胶。这些处理可能会使被细菌酸腐蚀的牙釉质再矿化,或者封闭腐蚀区域,使其不会进一步暴露在腐蚀酸中(Stahl 2007; Borges 2011)。一旦蛀牙形成,牙医就需要把受蛀牙影响的部分切除,并用填充物或牙冠进行替代。如果感染已经到达牙齿中心的牙髓,可以尝试进行牙根管治疗以挽救牙齿,这种治疗方式是将牙根移除,换上特别的填充物;然而,严重的蛀牙有时无法修复,而是需要拔掉。替代拔除牙齿的选项包括牙桥和植牙(Mayo Clinic 2014a)。

牙周疾病

牙龈炎可以通过勤做家庭牙科卫生管理和定期请专业牙科医生进行清洁来进行经常性的管理(Kawar 2011)。推荐洗牙间隔时间是基于牙龈炎的严重程度和其他个人因素来决定的(ADA 1997)。含有木糖醇和精油等抗菌物质的牙膏和漱口水经常被用来帮助控制牙菌斑(UMMC 2013; Sharma 2010; Vlachojannis 2013)。

牙周炎的治疗可包括以下几种方法,选择哪种还要取决于疾病的严重程度:

  1. 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这些程序被认为可以做“深度清洁”。龈下刮治通过应用超声波和手动器械去除牙龈线上下的牙齿表面的牙石和牙菌斑。根面平整术可以使牙根表面光滑,减少牙菌斑和牙石的积累。这些程序的主要目的是减少牙周袋内的细菌负载量。,对于牙龈炎和轻度牙周炎,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通常足够进行充分治疗(Nardi 2012; Paramashivaiah 2013; Singh 2012; Kawar 2011; UMMC 2013)。

  2. 抗生素。在病情较轻的病例中,抗生素有时被用于局部感染部位,或在病情进程较重的病例中,会需要口服(全身性)抗生素(Kawar 2011)。在牙周手术的前后,建议使用含抗菌药物双氯苯双胍己烷的处方漱口水。双氯苯双胍己烷漱口水的副作用包括暂时性的牙齿变色,极少数时候,会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UMMC 2013; Sugano 2012)。不过,抗生素在牙周疾病中的应用也饱受争议,因为它们似乎对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的治疗效果帮助不大,而且越来越多的口腔细菌对常用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Sugano 2012)。脱氧土霉素是一种常见的抗生素,可以用很低的剂量口服,可能减缓牙龈和牙周韧带的损坏(Tariq 2012; Kawar 2011)。

  3. 外科手术。皮瓣手术,或牙周袋缩小术,包括移除受严重影响的牙龈部分,连接更深处的组织和牙根,从而使清洁技术效果更好。治疗组织退化的手术选择包括牙龈移植和骨骼移植(UMMC 2013; Kawar 2011)。


九、创新与新型疗法

诊断分析

创新诊断分析技术有可能在牙周疾病的评估和管理中迎来一个新时代。唾液和牙龈缝隙中发现的生物分子现在可以用来测量炎症以及进行骨骼重塑,并指导更有效的筛查和治疗。这项技术可能带来更加方便的室内分析,从而实现个性化治疗(Taylor 2014; Ram 2015)。对其他影响牙周疾病的生物分子的测试目前还在调查中;这些可能可以用于进行细菌、遗传、免疫和应激相关因素的灵敏度分析(Patil, Patil 2011)。目前可用的唾液检测方法能够测量细菌和人类DNA,甚至在牙周疾病症状出现之前,就能洞悉牙周疾病的遗传易感性。这些检查使得更早和更准确的诊断和治疗称为可能(Nabors 2010)。正在进行的研究继续炎症了独特的遗传模式与牙周疾病风险增加具有相关性(Shaffer 2014)。

干预措施

微创牙科治疗。传统的牙科护理即使面对轻微的龋齿,也常常包括侵入式的机械治疗,这种方法通俗来讲就是“钻牙补牙”方法。但新出现的证据表明,这种老式的做法在许多情况下可能并非必须是侵入性的,然而它在一个多世纪中已经渗透进入了牙科的教条。同样地,补牙填充物或修复物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损坏,需要进行替换,这就需要额外的钻孔,进一步破坏牙齿的结构完整性(Borges 2011; Stahl 2007)。

事实证明,通过使用再矿化剂、保护树脂和密封剂,轻度龋齿的发展往往可以停止,甚至复原。在这些治疗程序中,受影响的牙齿表面先会接受温和的蚀刻,然后通过使用再矿化剂和密封剂促进牙齿再矿化,防止牙釉质进一步腐蚀。新近被广泛研究的一种再矿化剂是酪蛋白磷酸肽-无定形磷酸钙,或称CPP-ACP(Borges 2011; Stahl 2007)。

现今时期,侵入性的“钻牙补牙”式的牙科治疗开始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人们变得更被优先考虑微创临床治疗,并配合家用再矿化剂,如含有氟化物成分或酪蛋白磷酸肽-无定形磷酸钙成分的漱口水,以及木糖醇口香糖,木糖醇是一种有助于致病性口腔细菌改换的糖醇(Emamieh 2015; Borges 2011; Stahl 2007; Milgrom 2006)。

激光治疗。牙科激光由于其抗菌作用,以及进入难以触及部位的同时,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牙齿表面的损伤的功能,可以改善传统牙周治疗的效果(Zhao 2014)。虽然一篇文献综述发现,激光治疗在改善牙周健康方面与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一样有效,但是却有另一篇文献综述发现,激光在去除牙石方面并不起作用,这证明了激光在牙周炎常规治疗中的作用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Zhao 2014; Kamath 2014)。然而,新出现的证据表明,激光治疗配合传统的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可能比单独进行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效果更好(Cheng 2015; Roncati 2014)。

光动力学疗法。在光动力学治疗中,会用到一种特殊的光敏化化学物质,这种化学物质会与细菌特异性结合。此后激光或特定波长的可见光就可以被定向到已经使用过光敏剂的区域。在氧气存在的情况下,光与光敏剂发生反应,产生活性氧,就能够杀死细菌而不损害周围的组织(Vohra 2015; Mielczarek-Badora 2013)。抗菌光动力学疗法可能有助于去除深层牙根袋中的生物膜,提高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的效率,并可能避免治疗后的过敏反应(Mielczarek-Badora 2013; Mang 2012)。光动力学疗法也可以被考虑用作抗生素的替代品,因为它具有即时的抗菌作用,能够减少可能产生的耐药性,对牙周组织没有毒性,同时在已知范围内对身体的其他部分没有影响(Vohra 2015)。一些综述文献认为,与单纯的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相比,在常规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的基础上添加抗菌光动力学疗法能够更有效地治疗牙周疾病(Vohra 2015; Smiley 2015; Mielczarek-Badora 2013)。

组织工程学疗法。组织工程学疗法是一种先进的技术方法,能够再生或重建健康的牙周组织,支撑因牙周疾病失去的骨骼。这些创新的技术最终可能有助于激活人体自身的自我修复机制,调节免疫活动,促进新骨骼生长,并抑制现有骨骼结构的丧失。组织工程学疗法使用新的特殊材料,利用基因修饰、干细胞疗法或被称为生长因子的生物分子(Sood 2012; Rios 2011; Racz 2014)。组织工程学疗法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研究领域,具有巨大的潜力,可能为慢性和侵袭性牙周炎的治疗提供新的途径;然而,目前这些方法中只有一部分被纳入了到牙周治疗中(Chen 2010; Sood 2012; Rios 2011)。

药物治疗

二甲双胍阿托伐他汀(立普妥)是两种广泛用于治疗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药物,这些疾病与牙周疾病相关。这些药物对牙周健康有很好的效果。

二甲双胍。二甲双胍通常被认为是治疗II型糖尿病的一线药物(Rena 2013)。但二甲双胍的治疗适应症范围非常广泛,不仅限于糖尿病: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它可以降低多种癌症的风险,改善对癌症治疗的反应效果,增加某些癌症的存活率,并和卡路里限制的抗衰老功效有类似效果(Zhang 2011; Lee 2012; Wang 2014; Zhang 2012; Wang 2013; Yu 2014; Kasznicki 2014; Col 2012; Song 2012; Skinner 2013; Noto 2012; Storozhuk 2013; Anisimov 2013; Stein 2012; Fontana 2004; Pryor 2015)。

当前,新出现的证据表明二甲双胍的效益可能扩展到针对牙周疾病的效果。在两项对照临床试验中,正在接受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慢性牙周炎的患者外用二甲双胍直接敷于患牙周组织。6个月治疗后,与安慰剂组相比,接受二甲双胍治疗的患者牙周袋深度减少,牙龈附着更好,骨骼缺损情况有所改善(Pradeep, Rao 2013; Pradeep 2015)。在一项涉及患有慢性牙周炎的吸烟者的试验中也观察到了类似的结果(Rao 2013)。

阿托伐他汀。阿托伐他汀是一种被广泛用于治疗高胆固醇和降低心血管风险的药物(AHA 2014),被发现可能也能减缓牙周炎症。在一项研究中,71名疑似或已知动脉粥样硬化患者每天服用10毫克或80毫克阿托伐他汀。12周后,高剂量组的牙周炎症水平显著降低,血管炎症也随之改善(Subramanian 2013)。在另一项试验中,60名牙周炎患者接受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同时配合局部阿托伐他汀或安慰剂治疗,持续9个月;与安慰剂组相比,局部服用阿托伐他汀的受试者牙周袋深度减轻效果更好,牙龈附着更好(Pradeep, Kumari 2013)。


十、饮食习惯与生活方式的注意事项

饮食习惯

含有高水平糖和加工淀粉的饮食会增加蛀牙和蛀牙的风险(Touger-Decker 2003)。这是因为包括变形链球菌(S. mutans)在内的微生物会消化饮食中的碳水化合物,并产生能够腐蚀牙釉质的酸性物质(Mayo Clinic 2014a; Struzycka 2014)。新鲜的水果和蔬菜可以增加唾液的流动,这有助于洗掉牙齿上的食物颗粒(Mayo Clinic 2014a),反之长期食用粘稠的甜食等含糖食物则会增加蛀牙的风险(Mayo Clinic 2014a; Palacios 2009)。含糖碳酸饮料会让牙齿浸入酸和糖中,因此是蛀牙的强力促进剂(Kaplowitz 2011)。

另一方面,牛奶和奶制品含有蛋白质,可以阻止与蛀牙有关细菌附着在牙齿表面(Johansson 2011),另一方面其中的磷和钙化合物也能促进牙釉质的再矿化(Kaplowitz 2011; Palacios 2009)。研究表明,通过补充乳制品增加钙的摄入量可能与牙周疾病的风险降低有关,而饮食中钙摄入量过低则与牙周疾病和牙齿脱落的加重恶化具有关联性(Kulkarni 2014)。此外,用水清洗牙齿或饮用不加糖的咖啡或茶则有助于去除牙齿表面的糖(Mayo Clinic 2014a)。

一项对照临床试验显示,素食主义者的牙周健康状况优于非素食者(Staufenbiel 2013)。在另一项研究中,与全谷物摄入量最低组的男性相比,全谷物摄入量最高组的男性患牙周炎的风险要低23%(Merchant 2006)。

口腔卫生保健

刷牙和使用牙线可以有效地去除牙菌斑。刷牙和使用牙线与常规的牙齿护理相结合,对于预防蛀牙和牙周疾病来说十分重要 (Struzycka 2014; Mayo Clinic 2014a)。建议每天至少刷两次牙以防止蛀牙,通常首选会对牙龈组织造成较少机械创伤的软牙刷(Carvalho Rde 2007; Zimmer 2010; Mayo Clinic 2014a)。已证实电动牙刷的性能比手动牙刷更好(Stoltze 1994; Hamerlynck 2005)。使用传统的牙线或水牙线(例如洁碧水牙线)清洁牙齿之间的缝隙同样非常重要(Mayo Clinic 2014a; UMMC 2013)。数项研究推荐使用水牙线,例如洁碧公司生产的水牙线,它们在去除牙菌斑和保护牙龈方面优于普通牙线(Goyal 2013; Lyle 2012; Magnuson 2013)。家用含氟漱口水、抗菌漱口水和利用氟化物进行的专业处理也有助于预防龋齿(Gluzman 2013; Mayo Clinic 2014a)。

运动锻炼

一项研究发现,缺乏体育活动与牙周健康状况不佳和牙周疾病风险增加具有关联性,而另一项大型研究发现,更高水平的体育活动似乎可以预防牙周疾病(Bawadi 2011; Merchant 2003)。临床前和临床研究表明,运动可以减少牙龈的氧化应激和炎症反应(Azuma 2011; Mendoza-Nunez 2014),这可能有助于改善参与体育活动的老年人的牙周健康(Mendoza-Nunez 2014)。


十一、综合干预措施

益生菌

抗生素和抗菌药物长期以来一直是牙周疾病治疗的主要手段。然而,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牙周疾病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口腔生态失调引起的,而越来越多耐抗生素菌株的出现可能会对抗生素治疗牙周疾病的效果造成限制。这使得研究人员开始研究益生菌恢复健康口腔菌群的潜力。益生菌是一类微生物,当作为一种补充剂摄入时,它可以取代有害细菌并带来有益健康的效果。益生菌可在口腔生物膜中建立长期生长的菌落,可能有助于预防和治疗牙周疾病(Deepa 2009; Woo 2013; Krayer 2010; Scariya 2015; Sugano 2012; Hajishengallis 2015)。

这些细菌中最受瞩目的是唾液链球菌(S. salivarius)菌株M18。在一项临床研究中,患有中度和重度牙龈炎和中度牙周炎的成年人接受提供唾液链球菌M18菌株的益生菌含片的治疗,或不使用含片,持续30天(Scariya 2015)。在治疗期间、治疗结束后15天和30天分别进行两次检测。研究发现,与未使用益生菌的实验组相比,益生菌组的牙菌斑更少,牙龈更健康,探诊出血更少;具体来说:

  1. 30天内牙菌斑指标得分下降了44%

  2. 30天内牙龈状态指标得分下降了42%

  3. 30天内牙龈沟出血指标得分下降了53%

  4. 30天内牙袋探测深度下降了20%

有趣的是,接受唾液链球菌M18益生菌含片的受试者即使在停止使用含片30天后,在这些指标上仍表现出更高的评估得分。这项研究证明了益生菌含片能够显著改善牙周健康的四种常用评估指标。唾液链球菌M18在口腔的定植能力,甚至在补充期结束后也能够产生持续的益处。

一项面向儿童的随机对照试验表明补充唾液链球菌M18菌株可以减少牙菌斑的形成。此外,唾液细菌培养显示,治疗后口腔内唾液链球菌M18数量较多的儿童,其口腔中与龋齿相关的变形链球菌的数量也会减少,这表明补充这种益生菌可能能够预防龋齿(Burton 2013)。唾液链球菌M18也被证明可以改善口臭(口腔异味)(Burton 2006)。

唾液链球菌M18能够通过几种机制促进口腔健康。首先,它会产生分解牙菌斑的酶。其次,益生菌有助于保持口腔pH值的健康,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口腔pH值不平衡会导致牙齿去矿化作用。最后,唾液链球菌M18能够产生一种强大的抗菌化合物,称为类细菌素抑制物质(BLIS)或羊毛硫抗生素。这些羊毛硫抗生素会破坏口腔中的致病细菌(Burton 2013; Loesche 1996; Heng 2011; Wescombe 2011; Burton 2010)。

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提供了有趣的证据,证明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可能部分由牙龈卟啉单胞菌感染引起。牙龈卟啉单胞菌是慢性牙周炎的主要病原体,是淀粉样β斑块、痴呆症和阿尔茨海默综合征发展的重要风险因素。

科学家们研究并比较了阿尔茨海默综合征患者和神经正常对照组的脑组织样本。有趣的是,他们发现“健康”的大脑的一部分被感染,表明“…大脑感染牙龈卟啉单胞菌并非一个在痴呆发作或疾病晚期的后果之后造成的不良牙齿护理的结果,而是一个早期事件,可以解释病理层面下发现的中年个体的认知能力下降” (Dominy 2019)。这些发现表明,在生命早期更好的牙科护理可能会促进晚年的大脑健康。

木糖醇

木糖醇是一种小分子碳水化合物,有时在食品工业中用作无糖甜味剂。在过去的四十年里,人们对它的抗牙菌斑和抗蛀牙效果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并发现它可以降低唾液酸度;减少牙菌斑、有害细菌,减轻牙龈炎症的水平;预防口腔干燥症和牙釉质侵蚀;并促进唾液流动(Chattopadhyay 2014; NCBI 2015; Nayak 2014)。一项试验表明,使用木糖醇能够即刻降低引起蛀牙的变形链球菌的水平,并且在受试者停止使用木糖醇后,这种效果仍在继续(Fraga 2010)。

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木糖醇的有益作用,木糖醇现在可用于治疗龋齿的牙膏、糖果、口香糖、糖浆和漱口水的生产(Lif Holgerson 2006; Nayak 2014; Yuen 2012)。

辅酶Q10

关于牙周疾病患者牙龈组织中缺乏辅酶Q10 (CoQ10)以及补充辅酶Q10对这些患者有有益作用的证据已经存在了几十年(Iwamoto 1975; Littarru 1971; Nakamura 1974)。这种关系背后的机制在于辅酶Q10在控制炎症和调节氧化应激中起到的重要作用(Prakash 2010)。

一项120 mg 辅酶Q10的随机对照试验在30名进行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的患者中发现,与安慰剂组相比,辅酶Q10组患者在1个月和3个月后牙龈炎症显著减少(Manthena 2015)。在临床前和临床研究中,使用辅酶Q10局部口腔应用于患病牙周组织,辅酶Q10疗法能够改善牙周健康和炎症,包括作为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的辅助手段(Hanioka 1994; Hans 2012; Sale 2014; Yoneda 2013; Chatterjee, Kandwal 2012)。一项动物研究表明,辅酶Q10缓和了ω-6脂肪酸对牙周相关骨质流失的负面影响(Varela-Lopez 2015)。

鱼油

鱼油及其中的ω-3脂肪酸、二十碳五烯酸(EP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HA)对各种与炎症相关的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都有来那个好效果(Kremer 1995; Calder 2013; Ellulu 2015; Tabbaa 2013)。有趣的是,牙周疾病与这些疾病是双向相关的(Koutsochristou 2015; Flemmig 1991; Mays 2012; Ogrendik 2013; Patil, Patil, Gururaj 2011; Mayer 2013; Hollan 2013; Altamash 2015)。几项研究的结果表明,牙周疾病患者的抗炎ω-3脂肪摄入量较低(Iwasaki 2010; Naqvi 2010),而促炎ω-6脂肪酸摄入量则相对较高(Iwasaki 2011; Tabbaa 2013)。在一项研究中,80名牙周炎患者接受了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他们以部分每天服用900毫克EPA加DHA以及81毫克阿司匹林,一部分服用安慰剂。6个月后,那些服用ω-3补充剂和阿司匹林的人在牙袋深度和牙龈健康方面有了更大的改善(El-Sharkawy 2010)。

番茄红素

番茄红素是一种红色植物色素,存在于西红柿、西瓜、木瓜和粉色葡萄柚等食物中。番茄红素属于一种被称为类胡萝卜素的植物化合物,和其他类胡萝卜素一样,具有良好的抗炎活性(Gupta 2015)。一项针对20名有牙龈炎症状的健康参与者进行的随机对照试验发现,每天口服8毫克的番茄红素,作为牙龈炎常规牙科护理的辅助治疗,比安慰剂的效果明显更好(Chandra 2007)。同样地,另一项针对42名已经接受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的慢性牙周炎患者的临床试验发现,与安慰剂相比,每天服用8毫克的番茄红素能使牙周健康指数得到更大的改善(Arora 2013)。在一项随机试验中,牙周炎和糖尿病患者均采用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单独治疗,或配合使用每天8毫克的番茄红素。服用番茄红素的患者牙周袋深度更浅,血糖控制也有所改善(Reddy 2015)。

维生素E

维生素E,尤其是γ -生育酚,可能对牙周疾病有良好影响,因为在动物体内,α -生育酚能够促进牙龈愈合,防止骨丢失,并减轻局部炎症。较低的血液维生素E水平与更严重的牙周疾病具有关联性(Zong 2015)。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是一种重要的酶,可以消除氧自由基。一项研究发现,相比于22名非牙周疾病患者,38名慢性牙周炎患者的血液和唾液中超氧化物歧化酶的水平较低。接着对牙周炎患者单独进行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或者每隔一天添加200毫克(3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E。3个月后,维生素E组牙周健康有了更大的改善。此外,补充维生素E后,超氧化物歧化酶水平也有所升高(Singh 2014)。

姜黄素

姜黄素是从烹饪香料姜黄中提取的一种多酚类植物营养素,是一种众所周知的抗炎剂(Nagpal 2013)。它还显示出对涉及牙龈炎和牙周炎的细菌的抗菌活性(Shahzad 2015)。几项研究表明,直接应用于牙龈的姜黄素效果与传统的抗菌剂相当,是牙龈炎和慢性牙周炎的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的一种有用的辅助手段(Muglikar 2013; Behal 2011; Jaswal 2014; Anuradha 2015)。在实验室研究中,姜黄素能够抑制牙周疾病细菌和生物膜(Izui 2015; Shahzad 2015)。

针对啮齿类动物的研究表明,添加姜黄素可以通过抑制炎症因子的表达,减少牙龈组织中炎症介质核因子-κB的活性刺激,从而减少口腔内牙周疾病相关炎症,使炎症症状明显降低(Guimaraes 2012; Guimaraes 2011)。这些研究使用了相当于一个175磅体重的人每天服用386-1287毫克的姜黄素。在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中,一种高生物利用度的姜黄素被发现向血液输送的生物活性姜黄素比以前的姜黄素制剂多7倍(Antony 2008)。

乳铁蛋白

乳铁蛋白是一种铁结合蛋白,具有抗微生物和免疫调节特性,存在于唾液和其他体液中(Berlutti 2011)。在口腔中,乳铁蛋白被证明有助于控制导致蛀牙和牙周疾病的牙菌斑相关细菌菌落的生长。抑制致病生物膜的形成,有助于减少已建立的生物膜。在一项临床研究中,每天给5名患有牙周疾病的成年人提供含有180mg乳铁蛋白的乳铁蛋白脂质体片进行治疗,仅4周后牙周袋深度就得到了改善(Ishikado 2010)。在另一项临床研究中,口服乳铁蛋白可以降低慢性牙周炎患者牙龈下致病细菌的水平,对生物膜产生有利于影响(Wakabayashi 2010)。一项临床前研究表明,口服乳铁蛋白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治疗和预防牙周炎症的方法(Kawazoe 2013),另外两项实验室研究表明,乳铁蛋白可以抑制牙周疾病相关细菌的生长和生物膜的形成(Wakabayashi 2009; Dashper 2012)。

牙周组织的辅助治疗

钙元素与维生素D。钙元素和维生素D缺乏与骨质疏松症、牙周骨丢失和牙齿脱落具有关联性,而足够的钙元素和维生素D摄入对于牙齿和牙周健康来说是必要的(Miley 2009; Garcia 2011; Stewart 2012)。除了促进钙元素的吸收和代谢外,维生素D还具有抗炎和调节免疫功能,这两种功能对维持牙周健康都至关重要(Stein 2014; Dietrich 2005)。维生素D还有助于预防其他慢性炎症,包括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Stein 2014)。

补充钙元素和维生素D可能对牙周疾病患者有益。在一项初步研究中,每天服用至少4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和1000毫克的钙剂的受试者,与没有服用这些补充剂的受试者相比,牙周疾病的严重程度较低(Miley 2009)。这些同样的受试者进行为期一年的跟踪研究,发现服用维生素D和钙补充剂的人症状改善得更快,最大差异在治疗6个月后出现(Garcia 2011)。另一项针对慢性牙周炎患者的研究发现,与不补充钙元素和维生素D相比,每天补充25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和500毫克的钙,持续3个月,牙周疾病的治疗效果明显更好(Perayil 2015)。

一项综合了食物调查、血液测试和牙齿检查结果的大型研究得出结论:低钙元素摄入量会导致更严重的牙周疾病(Nishida 2000)。在另一项研究中,钙元素摄入量最高组的女性患牙周疾病的可能性比钙元素摄入量最低组的女性低47% (Tanaka 2014)。同样地,维生素D水平低的人更容易患牙周疾病(Antonoglou 2015; Dietrich 2005),而摄入更多的维生素D可以防止牙周疾病的恶化(Alshouibi 2013)。

B族维生素复合剂。B族维生素是细胞生长和新陈代谢所必需的(Kulkarni 2014)。在一项研究中,30名牙周炎患者接受了皮瓣手术治疗,研究调查了B族维生素复合补充剂的效果。(在皮瓣手术中,牙龈严重感染的部分被移除,从而连接更深的组织和牙根。)术后,参与者每天接受安慰剂或补充剂,补充剂能够提供维生素B1(硫胺素),B2(核黄素),B3(烟酰胺),B5(泛酸),和B6(吡多辛)各50毫克;维生素B12(钴胺素)和生物素各50微克;以及400微克叶酸,研究持续30天。研究之后对这些受试者进行180天的随访。术后服用复合维生素B的患者在研究结束时牙龈附着情况有了更大的改善(Neiva 2005)。

叶酸。叶酸对正常的细胞分裂和组织修复至关重要。叶酸在维持牙周健康方面有特殊的作用,而叶酸缺乏与口腔健康问题有关,这些问题包括牙龈、牙周韧带和牙槽骨的感染、退化和破坏(George 2013)。牙周炎患者体内的叶酸水平低于无牙周疾病患者,而每5毫升(1小茶勺)中含有5毫克叶酸的漱口水已被证明能够改善牙周疾病患者的牙周健康(Pack 1984; Yu 2007)。

吸烟会消耗叶酸(Vardavas, 2008;Gabriel 2006),这可能有助于解释吸烟和牙周疾病的共现关系(George 2013)。吸烟与叶酸缺失之间的联系,已促使一些研究人员建议患有牙周疾病的吸烟者补充叶酸(Erdemir, Bergstrom 2006; George 2013)。

镁元素。镁元素对于多种细胞功能都是必需的。低镁元素摄入量与牙周炎具有关联性(Staudte 2012)。在一项研究中,镁元素摄入量最高组参试者比镁摄入量最低组参试者的牙齿脱落的风险低36%(Tanaka 2006),还有几项研究发现,牙周疾病患者血液中的镁元素含量较低(Meisel 2005; Pushparani 2014)。吸烟和糖尿病可能会加重牙周炎患者的镁元素缺乏情况(Kolte 2012; Pushparani 2014)。牙周疾病患者,特别是吸烟者(Erdemir, Erdemir 2006)血液镁元素水平更高,身体状况也可能会更好。

也有充足的证据表明,镁缺乏与心血管疾病有关,而且常见于其他慢性炎症疾病患者,包括代谢综合征和糖尿病(Nielsen 2014)。

维生素C。维生素C在结缔组织修复过程和全身免疫反应的调节中起着关键作用,这使它成为牙周组织健康的重要因素(Gokhale 2013)。事实上,牙龈肿胀和出血是缺乏维生素C的标志之一(Ben-Zvi 2012; Alagl 2015; Rubinoff 1989)。维生素C也可以帮助维持牙槽骨,帮助控制口腔细菌的平衡(Alagl 2015)。

在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中,120名参与者被分为四组,每组30人。第一组无牙周疾病,第二组患有慢性牙龈炎,第三组患有慢性牙周炎,第四组患有慢性牙周炎和II型糖尿病。牙周疾病患者接受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其中一半随机接受每天450毫克的咀嚼维生素C或安慰剂治疗3周。在慢性牙龈炎组和糖尿病合并慢性牙周炎组中,与安慰剂组相比,服用维生素C可显著减少牙龈出血(Gokhale 2013)。

锌元素。锌元素可以减少牙菌斑,有效防止口臭。它还具有伤口愈合、免疫支持和抗菌特性,这些都有助于牙周健康(Kulkarni 2014)。在一项研究中,缺锌被证明与儿童龋齿增加和牙龈健康状况恶化有关(Atasoy 2012)。在糖尿病和牙周炎患者中也发现了体内锌水平低的情况(Pushparani 2014)。

更多辅助

绿茶。绿茶富含一种叫做儿茶素的多酚,众所周知,儿茶素能够减少氧化压力和炎症(Nugala 2012; Babu 2008)。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酯(EGCG)是绿茶中含量最多、研究最多的儿茶素(Hamilton-Miller 2001; Anita 2014; Wolfram 2007)。研究人员发现绿茶儿茶素对变形链球菌等引起龋齿的细菌和牙龈卟啉单胞菌等与牙周病有关的细菌有抗菌活性(Hirasawa 2002)。绿茶儿茶素也可以通过防止牙菌斑的形成 (Hamilton-Miller 2001),抑制参与组织分解的酶(Chatterjee, Saluja 2012; Nugala 2012),以及防止牙槽骨流失(Chatterjee, Saluja 2012; Nugala 2012)等形式来促进口腔健康。

一项针对日本男性的调查发现,饮用绿茶有助于口腔健康。每天喝一杯茶,可以减少平均牙周袋深度,改善牙龈附着情况,减少牙龈出血(Kushiyama 2009)。饮用绿茶已被推荐为保持牙周炎患者牙周健康的一种策略(Ramasamy 2015)。

绿茶儿茶素提取物已被用作漱口水的成分,或直接用于有牙周病的组织。该方法在减少牙菌斑方面的效果与常规抗菌漱口水相当,并可提高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慢性牙周炎的效果(Kaur, Jain 2014; Kudva 2011; Hattarki 2013; Chava 2013)。

石榴。石榴中含有大量有益的多酚植物营养素,可预防癌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和其他疾病。石榴多酚是抵抗氧化应激和炎症强有力的守护者(Basu 2013; Prasad 2014; Jurenka 2008)。一种含有石榴提取物的漱口水,配合龈下刮治和根面平整术治疗,表现出了与传统的抗菌化学制剂同等的效果,而石榴的其他局部应用则在治疗牙周病方面显示出了益处(Batista 2014; Sastravaha 2005; DiSilvestro 2009)。

精油。精油是富含单萜化合物的芳香植物提取物。含有薄荷和丁香等植物精油和单萜成分的漱口水和牙膏长期以来一直被人们使用,而科学家们现在认识到,这些化合物的抗菌作用可能是它们对口腔健康有益的主要原因(Zomorodian 2015; Allaker 2009)。例如,李斯德林漱口水含有三种单萜:薄荷醇、百里香酚和桉树酚(Allaker 2009)。大量研究表明,使用李斯德林可以降低有害口腔细菌、菌斑和牙龈炎症的水平(Goutham 2013; Charles 2014; Cortelli 2013; Cosyn 2013)。一项针对慢性牙周炎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发现,精油漱口水可以显著减少两种致病菌的数量,研究还得出结论,精油漱口水可能是减少牙龈袋细菌数量的标准治疗的有效辅助手段(Morozumi 2013)。

一项研究涉及一种由阿育吠陀草圣罗勒,又称圣罗勒或杜尔西,中的精油制成的漱口水(Cohen 2014)被发现对牙周有积极的影响(Gupta 2014)。在另一项研究中,49名牙龈炎患者使用2.5%浓度的茶树油凝胶、0.2%浓度的洗必泰凝胶或安慰剂凝胶,用牙刷涂抹,每天两次,持续8周。茶树油中主要的单萜化合物是桉树脑和松油醇。观察到茶树油组牙龈健康改善最大(Soukoulis 2004)。


本文提出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会随着新数据的出现而发生变化。 我们建议的营养或治疗方案均不用于确保治愈或预防任何疾病。Piping Rock健康研究院没有对参考资料中包含的数据进行独立验证,并明确声明对文献中的任何错误不承担任何责任。


十二、部分参考文献

  1. AAP. American Academy of Periodontology. CDC: Half of American Adults Have Periodontal Disease. https://www.perio.org/consumer/cdc-study.htm. Copyright 2015. Accessed 10/29/2015.

  2. Abbayya K, Puthanakar NY, Naduwinmani S, Chidambar YS. Association between Periodontitis and Alzheimer's Disease.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s. Jun 2015;7(6):241-246.

  3. ADA. American Dental Association. Science/Research: Gingival Inflammation Without Loss of Periodontal Attachment (Gingivitis). Available at http://www.ada.org/en/science-research/dental-practice-parameters/gingival-inflammation-without-loss-of-periodontal-attachment. Last updated 1997. Accessed 10/19/2015.

  4. AHA.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Conditions: Drug Therapy for Cholesterol. Available at http://www.heart.org/HEARTORG/Conditions/Cholesterol/PreventionTreatmentofHighCholesterol/Drug-Therapy-for-Cholesterol_UCM_305632_Article.jsp#.ViaXrRCrTeQ. Last updated 04/21/2014. Accessed 10/20/2015.

  5. Alagl AS, Bhat SG. Ascorbic acid: new role of an age-old micronutrient in the management of periodontal disease in older adults. Geriatrics & gerontology international. Mar 2015;15(3):241-254.

  6. Allaker RP, Douglas CW. Novel anti-microbial therapies for dental plaque-related diseas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 Jan 2009;33(1):8-13.

  7. Alshouibi EN, Kaye EK, Cabral HJ, Leone CW, Garcia RI. Vitamin D and periodontal health in older men. Journal of dental research. Aug 2013;92(8):689-693.

  8. Altamash M, Klinge B, Engstrom PE. Periodontal treatment and HbA1c levels in subjects with diabetes mellitus. Journal of oral rehabilitation. Aug 30 2015.

  9. Anisimov VN. Metformin: do we finally have an anti-aging drug Cell cycle (Georgetown, Tex.). Nov 15 2013;12(22):3483-3489.

  10. Anita P, Sivasamy S, Madan Kumar PD, Balan IN, Ethiraj S. In vitro antibacterial activity of Camellia sinensis extract against cariogenic microorganisms. Journal of basic and clinical pharmacy. Dec 2014;6(1):35-39.

  11. Antonoglou GN, Knuuttila M, Niemela O, Raunio T, Karttunen R, Vainio O, . . . Tervonen T. Low serum level of 1,25(OH)2 D is associated with chronic periodontitis. Journal of periodontal research. Apr 2015;50(2):274-280.

  12. Antony B, Merina B, Iyer VS, Judy N, Lennertz K, Joyal S. A Pilot Cross-Over Study to Evaluate Human Oral Bioavailability of BCM-95CG (Biocurcumax), A Novel Bioenhanced Preparation of Curcumin. Indian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Jul-Aug 2008;70(4):445-449.

  13. Anuradha BR, Bai YD, Sailaja S, Sudhakar J, Priyanka M, Deepika V. Evaluation of Anti-Inflammatory Effects of Curcumin Gel as an Adjunct to Scaling and Root Planing: A Clinical Study.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oral health : JIOH. Jul 2015;7(7):90-93.

  14. Arora M, Weuve J, Fall K, Pedersen NL, Mucci LA. An exploration of shared genetic risk factors between periodontal disease and cancers: a prospective co-twin study.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Jan 15 2010;171(2):253-259.

  15. Arora N, Avula H, Avula JK. The adjunctive use of systemic antioxidant therapy (lycopene) in nonsurgical treatment of chronic periodontitis: a short-term evaluation. Quintessence international (Berlin, Germany : 1985). 2013;44(6):395-405.

  16. Artese HP, Foz AM, Rabelo Mde S, Gomes GH, Orlandi M, Suvan J, . . . Romito GA. Periodontal therapy and systemic inflammation in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 meta-analysis. PloS one. 2015;10(5):e0128344.

  17. Aruni AW, Dou Y, Mishra A, Fletcher H. The Biofilm Community: Rebels with a Cause. Curr Oral Health Rep. 2015;2(1):48-56.

  18. Atasoy HB, Ulusoy ZI.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zinc deficiency and children's oral health. Pediatric dentistry. Sep-Oct 2012;34(5):383-386.

  19. Azuma T, Tomofuji T, Endo Y, Tamaki N, Ekuni D, Irie K, . . . Morita M. Effects of exercise training on gingival oxidative stress in obese rats. Archives of oral biology. Aug 2011;56(8):768-774.

  20. Babu PV, Liu D. Green tea catechins and cardiovascular health: an update. Current medicinal chemistry. 2008;15(18):1840-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