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CRIBE

动植物/提取物dongzhiwutiquwu

银杏叶萃取的副作用及8点注意事项

时间:2021-08-29 14:49 阅读:465 来源:朴诺健康研究院

银杏(Ginkgo Biloba)是至今存在于地球上最古老的种子植物,可存活千年以上,在数亿年前的恐龙时代时就存在地球,而且历经剧烈的环境变迁还能生存,由此可见其顽强的生命力。


一般提到银杏保健食品,大多是银杏叶萃取物,在实证医学中,使用银杏叶萃取物有什么功效?有副作用或禁忌吗?详见内文分析


 

银杏叶萃取是什么?


银杏叶是最银杏树最具医疗价值的部位,其萃取物含有丰富的萜类化合物、类黄酮和原花青素,具有抗氧化,抗发炎,血管扩张和血小板抑制等效果,在近百年来被广泛用于改善血液循环障碍、耳鸣、眩晕和认知退化等问题。


银杏叶萃取物的实证功效(好处)有哪些?

 

1.有益心绞痛


心绞痛(Angina Pectoris)是一种疼痛或收缩性不适,通常发生在胸部前部(但也可能辐射到颈部、肩膀、下巴或手臂),常见于稳定性缺血性心脏病患者。


它是心肌缺血的主要症状表现,通常是由阻塞性冠状动脉疾病引起的,这种疾病限制了对心肌细胞的供氧,体力消耗或情绪压都可能触发疾病。


一则文献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41则随机对照试验,共4,462名心绞痛患者)指出,相较于药物单独治疗,合并使用银杏达莫注射液及药物能提升治疗总有效率,心电图总有效率。


此外,合并疗法还可降低血浆黏度、纤维蛋白原、全血低切黏度、全血高切黏度。


*结论:银杏注射液与药物合并疗法对心绞痛患者有更佳的治疗效果,而受到方法质量的限制,仍需更多研究进一步验证

 

2.有益椎基底动脉循环不全


椎基底动脉循环不全(Vertebrobasilar insufficiency)是由椎基底动脉狭窄或闭塞引起的脑干、小脑、丘脑或枕叶皮质缺血。


头晕、眩晕、头痛、呕吐、复视、失明、共济失调、身体两侧乏力是最常见的症状,给患者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不便。


发病因子包括:吸烟、高血压、年龄、性别、家族史和遗传学以及高脂血症。


一则系统性文献回顾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20则随机对照试验,共1710例椎基底动脉循环不全患者)指出,银杏注射液(共有4种)作为药物的辅助治疗能提高临床治疗的总有效率,尤以银杏达莫注射液(GDs)效果最显着。


另外,经颅多普勒超声(transcranial Doppler ultrasonography)及血液粘度相关指标改善分别以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EGb)及舒血宁注射液(SXN)最具效果。


*结论:针对椎基底动脉循环不全患者,使用银杏注射液附加疗法能带来正面帮助,但由于纳入试验的样本量和质量有限,仍需更多大型研究加以左证。


3.有益阿兹海默症


阿兹海默症,又称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是最常见不可逆的、进行性失智原因。它的特点是逐渐丧失记忆和认知能力,最重要的风险因素是年龄,65岁后患病率呈指数级增长,随着发展中国家平均寿命的增加,预计总体患病率将在20年内翻倍增长。


其病理特征表现为细胞内环境出现淀粉样蛋白斑块和神经纤维缠结、神经元死亡和突触缺失,所有这些都导致认知能力的逐步下降。


一则文献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7则双盲随机对照试验,共939位阿兹海默症患者)指出,银杏叶制剂(EGb 761)对认知功能及整体临床评价指针(global clinical assessment)有改善效果,且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结论:针对阿兹海默症,使用银杏叶制剂或许能带来正面帮助,但受限于小样本数及介入期间过短,仍需更多长期大型试验加以左证

  

4.有益耳鸣改善


耳鸣(Tinnitus)是在没有任何外界刺激的情况下产生的声音感知,症状可为单侧或双侧,可能伴有听力丧失,类似于嘶嘶声、口哨声、嗡嗡声、唧唧声。


流行病学研究发现,多数人都曾有耳鸣经历,有10%至15%会断续发作,好发族群以年长者(60 至69岁为高峰)、身体质量指数30 kg/m2以上、吸烟、糖尿病、高血压为常见。


即使大多数人可以学会忽略幻声,约有3%患者的耳鸣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可能造成易怒、躁动、压力、失眠、焦虑和抑郁。


一则考科兰系统性文献回顾(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包含4则随机对照试验,共1543名参与者)指出,真对原发性耳鸣患者,使用银杏叶萃取制剂未有明显帮助。


但针对血管性失智和阿兹海默症伴随的耳鸣现象,使用银杏萃取制剂可能有小幅度但统计显着的改善效果。


*结论:截至目前,未有足够证据能证明银杏萃取制剂能改善原发性耳鸣,有待更多研究进一步验证

 

 5.有益急性高山病


急性高山病/高原病(Acute mountain sickness)通常发生在海拔超过2500米(约8000英尺)的地方,通常在上升到新高度后4 至24小时出现,在同一高度2至 3天内消失。


其特征是部分或全部出现头痛、虚弱、疲劳、无精打采、恶心、失眠和食欲不振等症状。


一则系统性文献回顾及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7则随机对照试验,共451名参与者)指出,在汇总分析(pooled analyses)发现,虽然银杏叶提取物可能具有急性高山病/高原病的预防的倾向,但效果未达统计显着(在子群组分析也显示出相似的结论)。


*结论:截至目前数据表明,虽然银杏叶提取物可能具有预防于急性高山病/高原病的倾向,但相关证据仍不足,仍需更多大型研究进一步验证。

 

6. 预防或改善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种渐进性的失忆和认知能力受损的疾病,最常见的类型是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约占所有病例的三分之二。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IV将失智定义为记忆衰退,同时至少有一项认知功能受损,如熟练动作(肢体失用)、语言(失语)或执行功能(如计划、注意力和抽象推理),同时也不能用其它精神疾病来解释,比如情绪障碍。


一则系统文献回顾及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4则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共1628位轻至中度阿兹海默或血管型失智症患者)指出,口服银杏叶萃取制剂(EGb 761)有助于改善神经精神症状量表(Neuropsychiatric Inventory, NPI)及照护者(caregiver distress)评分,改善指标包括:抑郁、烦躁不安、焦虑、侵略、异常的运动行为、冷漠、睡眠、夜间行为、焦虑、易怒和不稳定性,但精神病症状如:妄想,幻觉和兴高采烈/欣快感则未有明显改善。


另外,关于预防效果,一则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2则研究,共计5,889位参与者)指出,银杏叶萃取并无法预防失智症的发生。


银杏叶萃取对抗失智症的分子机制可能与其抗自由基及神经保护特性有关,具有降低β类淀粉蛋白质(beta-Amyloid)堆积、改善线粒体功能、降低血液粘度、改善神经传导等潜在效应。


*总结:就目前证据,银杏叶萃取无法预防失智症发生,但针对已罹病患者,使用银杏叶制剂或许能带来正面帮助


7.提升记忆及专注力(针对健康状态良好者)


随着年纪变大,多数人都有忘东忘西经验,可能是走出们忘了拿钥匙,忘了上一句话说什么等,如用心去想或经旁人提醒大多可想起,这类现象多是记忆容量及速度变弱造成,算是正常现象

而有良好记忆力是维持竞争力的重要武器,不管是在学习、工作、生活及社交方面都是如此。


一则文献统合分析(meta-analysis,包含10则研究,共2576位参与者)指出,对于健康状态良好者来说,银杏叶萃取物对于改善记忆、执行能力和专注力的效果非但不显着,而且趋近于零(相关效应值与年龄、持续期间、剂量及配方均无关联)。


*总结:银杏叶萃取对于提升记忆及相关认知能力并无显着效果 

 

8.间歇性跛行


间歇性跛行(intermittent claudication)主要是下肢部位动脉阻塞,导致周边组织血液不流通所引发。


跛行通常于运动时发生(特别是走路),症状为小腿出现疼痛、抽筋及疲劳等不适,而在休息一段时间又会恢复。


银杏叶萃取因具有促进循环、血管舒张及抗血小板凝结等效应,被认为对于外周动脉疾病有帮助。


一则考科蓝文献回顾(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包含14则随机对照试验,共739位间歇性跛行患者)指出,服用银杏叶萃取虽有助改善行走距离(增加64.5公尺),但相较于安慰剂,改善幅度并无显着差异。


*总结:银杏叶萃取对于改善间歇性跛行并无临床显着效果

 

9.预防或改善与中风


中风大致上分为两种,分别是缺血型(占85%)及出血型(占15%),而在中风发作后,约有15%患者会出现失能现象,甚至需要长期照护,造成沉重的医疗负担。


关于预防效果,一则双盲对照研究(追踪期6年,参与者共3069位)指出,银杏叶萃取物(EGb-761)虽然有助降低周围性血管疾病(peripheral vascular disease events)发生率,但对中风等心血事件并无预防效果。


一则考科蓝文献回顾(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包含10则试验,共792位缺血性中风患者)指出,常规服用银杏叶萃取对于中风后状态,并无明显的改善效果(作者也提到,由于所包含研究证据力较弱,有待进一步确认)。


但近期另则双盲对照研究(为期4个月,对象为102位缺血性中风患者)指出,银杏叶萃取物对于中风后状态有优于安慰剂的保护效果(以神经功能缺损评分衡量,NIHSS)。


*总结:服用银杏叶萃取物无法降低中风发生率,但可能有助改善中风后状态。

 

10.改善迟发性运动障碍


迟发性运动障碍是一种服用抗精神病药(antipsychotic drugs)后的常见副作用(约有20%-30%的盛行率),主要造成肌肉的不自主抽动,以脸部及口部肌肉最常受影响,造成口齿不清或吞咽困难,严重甚至波及呼吸道,引发生命危险。


一则文献统合分析指出(Meta-analysis,包含3则随机对照试验,参与者为299位患有迟发性运动障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相较于单独用药或安慰剂,银杏叶萃取物(最佳剂量为每日240 mg)合并药物能改善迟发性运动障碍的严重度及临床症状(以AIMS评分表衡量)。


背后机制与银杏叶萃取所具有的自由基清除能力、提升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水平、降低神经毒性有关。


*结论:针对抗精神病药引发的迟发性运动障碍,如能并用银杏叶萃取物能降低此类现象的严重度。

 

银杏有副作用吗?


对多数人来说,适量使用银杏叶提取物是安全的,但曾被报导的可能副作用或不良反应有:腹泻、胃部不适、胃痛头痛、心跳异常、头晕、便秘、皮疹。


另外,食用生银杏果或过量食用煮熟银杏果会造成中毒,中毒的主要症状是呼吸困难、脉搏无力、癫痫、恶心、呕吐、腹泻、腹痛、神志不清、休克和抽搐,这是由于银杏果中含有4′-methoxypyridoxine 及 cyanogenic glycosides等生物毒素,其中4′-methoxypyridoxine会抑制维他命B6、GABA 及glutamate的生物合成、代谢和功能。

 

安全注意事项(18点使用禁忌)


1. 备孕、怀孕期女性勿用,可能会导致受孕困难、早产或分娩时出血。


2. 哺乳期女性勿用,因相关安全性未知。


3. 癫痫患者勿用,可能增加发病机率。


4. 银杏果和果肉可引起严重的皮肤过敏反应和粘膜刺激。


5. 曾对野葛(poison ivy)、毒橡(poison oak)、毒漆树(poison sumac)、芒果皮(mango rind)或腰果壳油(cashew shell oil)过敏的族群也可能对银杏产生过敏反应。


6. 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Glucose-6-Phosphate Dehydrogenase deficiency,又名蚕豆症或G6PD缺乏症)患者勿用,可能导致急性溶血性贫血。

 

7. 手术前两周请停止使用银杏相关制品,这是由于银杏可能推迟血液凝固,让手术期间和术后的出血风险增加。

 

8. 服用具有抗凝血效应药物或凝血功能异常者勿用,可能增加瘀伤或出血风险,这是由于银杏具有抗凝血效应,常见相关药物名有:Aspirin(阿司匹林)、clopidogrel(氯吡格雷)、diclofenac(双氯芬酸)、ibuprofen(布洛芬)、naproxen(萘普生)、dalteparin (达肝素钠)、enoxaparin(依诺肝素)、heparin(肝素)、warfarin(华法林)。

 

9. 勿与精神科常用药物合并使用,可能影响药物效力,常见相关药物名有:Alprazolam(阿普唑仑)、Buspirone(丁螺环酮)。

 

10. 勿与抗人类免疫缺乏病毒(又称艾滋病病毒)的药物Efavirenz(依法韦仑)合并使用,可能影响药物效力。

 

11. 勿与St. John’s wort(圣约翰草)及抗忧郁药物fluoxetine(氟西汀)合并使用,可能引发轻度躁狂(症状有:烦躁、紧张、不安和兴奋)。

 

12. 勿与需要经过Cytochrome P450(细胞色素P450)酵素代谢的药物合并使用,可能影响药物效力,(注3)常见相关药物名有以下:

Clozapine(氯氮平)、cyclobenzaprine(环苯扎林)、fluvoxamine(氟伏沙明)、haloperidol(氟呱啶醇)、imipramine(丙咪嗪)、mexiletine(美西律)、olanzapine(奥氮平)、pentazocine(镇痛新)、propranolol(心得安)、tacrine(他克林)、theophylline(茶碱)、zileuton(齐留通)、zolmitriptan(佐米曲坦)、Amitriptyline(阿米替林)、carisoprodol(卡立普多)、citalopram(西酞普兰)、diazepam(地西泮)、lansoprazole(南索拉唑)、omeprazole(奥美拉唑)、phenytoin(苯妥英)、warfarin(华法林)

celecoxib(塞来昔布)、diclofenac(双氯芬酸)、fluvastatin(氟伐他汀)、glipizide(格列吡嗪)、ibuprofen(布洛芬)、irbesartan(厄贝沙坦)、losartan(洛沙坦)piroxicam(吡罗昔康)、tamoxifen(三苯氧胺)、tolbutamide(甲糖宁)、torsemide(托拉塞米)、clozapine(氯氮平)、codeine(可待因)、desipramine(地昔帕明)、donepezil(多奈呱齐)、fentanyl(芬太尼)、flecainide(氟卡尼)、fluoxetine(氟西汀)、meperidine(呱替啶)、methadone(美沙酮)、metoprolol(美托洛尔)、olanzapine(奥氮平)、ondansetron(昂丹司琼)、tramadol(曲马多)、trazodone(曲唑酮)、lovastatin(洛伐他汀)、clarithromycin(克拉霉素)、cyclosporine(环孢霉素)、diltiazem(地尔硫卓)、estrogens(雌激素)、indinavir(茚地那韦)、triazolam(三唑仑)。

 

13. 勿与降血糖药物并用,可能影响药物效力,常见相关药物名有以下:Glimepiride(格列美脲)、glyburide(优降糖)、insulin(胰岛素)、pioglitazone(吡格列酮)、rosiglitazone(罗格列酮)、chlorpropamide(氯磺丙脲)、glipizide(格列吡嗪)、tolbutamide(甲糖宁)。

 

14. 勿与抗抑郁药Trazodone(曲唑酮)合并使用,曾有并用导致昏迷的案例。

 

15. 勿与增加癫痫发作机率的药物(如:麻醉药、茶碱、抗心律失常药、抗生素、抗抑郁药、抗组织胺剂、免疫抑制剂、兴奋剂)合并使用,可能会大幅增加癫痫发作的风险。

 

16. 勿与抗癫痫药物合并使用,可能影响药物效力,相关药物名有:Phenobarbital(苯巴比妥)、primidone(普里米酮)、valproic acid(丙戊酸)、gabapentin(加巴喷丁)carbamazepine(卡马西平)、phenytoin(苯妥英)。

 

17. 勿与降血压药物Hydrochlorothiazide(氢氯噻嗪)合并使用,可能造成血压上升。

 

18. 勿与消化性溃疡或逆流性食道炎用药Omeprazole(奥美拉唑)合并使用,可能影响药物效力。